世之道,人不自害而人害也;人之道,人不恕己而自恕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世之道,人不自害而人害也;人之道,人不恕己而自恕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世间的道理,人们不伤害自己却遭到别人的伤害;做人的道理,别人不原谅自己而自己却能原谅。

【解读】
 
保身立命,不遭祸事,对天理人常、人情世故是不能不有所了解和体悟的。这是人们为人处事的理论基础和行动指南,也是检验一个人是否真正成熟的标志之一。它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,方方面面都可找到它的影子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探求人们的保身之道,我们绝不可只见其行,停留在表面观察;我们更要审视其行的内在原由,挖掘出其思想真谛。这样,我们才能真正有所见识,进而为我所用,提升保身去祸的能力。
 
【事典】
 
有官不做的王恽
 
元朝初年,奸臣卢世荣为元世祖宠信,风光无限。卢世荣家每日都聚集着求见、巴结他的人们,有的人甚至以见过一面卢世荣为荣,四处夸耀。
 
王恽学识广博,闲居在家。卢世荣不知从何处听得王恽的大名,竟一反常态,这日亲派自己的亲信主动上门,拜见王恽。王恽不知来者何意,招呼那人落座之后,他冷冷地说:
 
“草民蒙卢大人厚爱,愧不敢当,如若有事,但请直言吧。”
 
来人先是一笑,后又恭喜王恽,口道:
 
“先生大材之身,岂能埋没乡间呢?卢大人惜才重义,已向皇上保荐先生为左司郎中,先生即可马上赴任了。”
 
他本想王恽必是感恩致谢,喜不自禁。待见王恽脸有不喜,眉头频皱,却是暗自心惊了。他沉吟片刻,又补充说:
 
“卢大人位高权重,别人想见一面都是难事,那有先生这样的幸运呢?先生若是和卢大人同朝为官,前程怎可限量?这是天大的好事,先生还犹豫什么呢?”
 
王恽至此面上作笑,方说:
 
“大人有所不知,草民浪得虚名,素喜不问世事。卢大人垂爱有加,草民感激不尽,无奈闲云野鹤之身,如何受得了朝廷拘束?卢大人的美意,草民只能心领了。”
 
来人劝他多时,王恽就是不肯。来人走后,王恽的妻子儿女同声埋怨他,说:
 
“你平日口口声声说有志难酬,心有不甘,如今大好机会,你却轻轻放过,真是太可惜了。聪明人怎会干这等傻事呢?”
 
王恽耐心解释说:
 
“天下之事,总有它的内在之理。好事临近,若不冷静对待,也会迷途失陷。人们只见利,不见害;只看表,不看实,因此招祸的事还少吗?我不答应卢世荣之请,就是在此有所权衡,不想自身有失啊。”王恽的家人非但不解,还反问他说:
 
“卢世荣是皇上宠信的近臣,又是他主动上门相邀,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你怕这怕那,还会有出头之日吗?”
 
王恽听此摇头,他分析说:
 
“能力不足而担任大事,靠盘剥众人而利自己的人,向来是不能保全的。卢世荣无才无德,献媚讨好是他的唯一本事,他虽窃取高位,可这岂能长久?我若依附于他,日后他倒台之时,我岂不要倒大霉吗?”
 
王恽态度坚决,家人见无法相劝,心中仍是暗暗着急。
 
卢世荣后来又多次派人相请,王恽都婉言谢绝了。此事传遍乡野,人皆为怪,更多人认为他不识时务,太过疯傻。王恽对此付之一笑,只说:
 
“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明白我的心思。”
 
过了不长时间,卢世荣果然事败被杀,依附他的人也一一获罪。消息传到王恽那里,他不惊不怪;他的家人庆幸之余,不得不佩服王恽的远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