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惜名,小人爱身。好名羁行,重利无亏。

【原文】
 
君子惜名,小人爱身。好名羁行,重利无亏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子爱惜名誉,小人爱护自己。喜好名誉就会束缚人的行为,重视利益就不会吃亏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君子和小人,从保身的实际效果看,君子是不如小人的。撇开具体的好坏不谈,小人无论在那里,他们的处境似乎都比君子顺畅,活得也比君子滋润。君子害小人难,小人害君子易。历史上的小人,常常兴风作浪,好事占尽;而君子却屡遭陷害,霉运当头。这一切,君子惜名的个性,实是他们致祸的根源所在。由于珍视名誉,他们才不同流合污,不媚上遫宠,不徇私枉法,不不择手段。如此一来,他们的行为都被束缚住了,什么都变得堂堂正正、合情合法,这在封建专制时代怎能行得通呢?与之相反,小人之举却正合其道,凡事以不吃亏为前提,一切以保身为首要,这就难怪他们在此有成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惹火上身的盖宽饶
 
西汉宣帝时期,司隶校尉盖宽饶是个难得的君子。他刚正耿直,惜名如金,不畏权贵,任何人犯在他的手里,他也毫不通融,依法治罪。
 
司隶校尉负责察举百官和惩治犯罪,他的前任们因循私舞弊,卖弄人情﹐都得以致富、官运亨通。这本是个肥差,也是晋升的阶梯,盖宽饶却因结怨公卿显贵,久不升迁,清贫依旧。他虽时有牢骚发作,却不改君子之风,依然故我。
 
盖宽饶的好朋友王生为此写信与他,苦口婆心地对他说:“当个君子的难处,就在为世不容。官场之上,更容不得君子了。君子百姓敬仰,小人却怨恨入骨;何况官场中小人甚多,他们以你为敌,百姓又帮不了你,你的处境还好得了吗?按理说你既身在官场,就该遵循为官之道,以明哲保身为要,不该妄求君子之名;可你一味固执,火中取票,我真为你担心啊。大丈夫立世应有所变通,切不可逆流而上。这是人人都该坚持的保身之道,你也不能例外。若再继续下去,像你这种人有好的结果,我是不敢想象的。”
 
这封书信盖宽饶反复观看,因为说到了痛处,他洒下了热泪。他大哭了一场,有心稍作变通,可一旦遇事,他嫉恶如仇的个性便又凸显出来,令他不屑作那小人勾当。
 
他一次应皇后之父许广汉的邀请,去他的新居赴宴。其间,他见前来捧场的满朝公卿个个喝得东倒西歪,口出秽言,但觉十分厌恶。九卿之一的檀长卿更是丑态不堪入目,他竟学着猴狗相斗之状,逗人发笑。盖宽饶忍无可忍,他举目向上,目视屋顶,旁敲侧击地大声说:
 
“人生富贵,不过是过眼烟云,难到真的让人失去理智,无所顾忌?你们诸君现在快乐已极,肆无忌惮,可要当心好景不长,乐极生悲呀!”
 
一语既出,众人皆怒目相向,心中暗骂。盖宽饶不辞而别,随后又向皇上奏明此事,请求严办檀长卿的无大臣礼仪之罪。许广汉为檀长卿说情,皇上没有追究,满朝文武闻知此事,更增添了对盖宽饶的怨恨。
 
汉宣帝重用宦官,对他们言听计从,人们虽有不满,为求自保,却是无人进言。盖宽饶与众不同。他大胆上书,仗义直言,言辞颇有过激之处。汉宣帝被其激怒,说他诽谤朝廷,目无君主,将他逮捕。那些大臣们幸灾乐祸,这会纷纷落井下石,竟诬称他要谋权篡位,极力主张将他处死。可怜盖宽饶的亲戚朋友四处求人帮忙,竟是无人肯助,还出语说:
 
“盖宽饶常以君子自居,天下有谋反的君子吗?他这个人早该有些报应,老天也不会救他的。”
 
盖宽饶又悲又恼,只怪苍天无眼;他放声哭过,愤然自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