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德不昭,毁谤无损其身;义仁莫名,奸邪不以为患。

【原文】
 
名德不昭,毁谤无损其身;义仁莫名,奸邪不以为患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名望和德行不显示,诽谤就不能损害他本身的清誉;义气和仁德不占有,奸诈邪恶的人就不会把他视为祸患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保身之道,重要的是不树强敌,成为众矢之的。此节往往为人忽视,遂在不经意之间,为自己埋下莫大的祸殃。德高望众,好仁重义,这本是人们追求和崇尚的良好美德,可在小人的眼里,便是格外剌眼,以之为仇。他们欲要成其好事,是必要陷害有此美德之人的。既使这人与他们无冤无仇,甚至素无瓜葛,心理使然,他们也照做不误,以之为快。这就让人无形之中多了许多敌人,却是难以防范。所以保身有道者,不显山,不露水,不刻意追求这些;有了大名也自我压抑,自掩其美。
 
【事典】
 
颜真卿之死
 
唐玄宗曾对颜真卿有过高度的评价,说他忠贞第一,勇气无双。安史之乱时,河北二十余郡纷纷投降,只有他誓死抗敌,坚守平原郡,给天下人作了最好的表率。到了德宗朝时,他已是几朝元老,德高望众更是无人可比,名重天下。
 
其时奸相卢杞把持朝政,他任人唯亲,横行不法,欺上瞒下,可谓坏事作绝。颜真卿年老多病,此刻也多不理事,何况他还是卢杞之父的好友,以常理推断,卢杞不该陷害他了。事实却恰好相反,卢杞见了他就不自在,总有自惭形秽的感觉;面子上还要对他敬重,做起事来惟恐让他知晓。他自觉行奸不便,又怕颜真卿坏了他的好事,便时刻想要把他除掉,一劳永逸,永绝后患。藩镇李希烈起兵反叛,声势浩大。德宗惊慌失措,问计于卢杞。卢杞趁此时机,竟推举颜真卿为宣抚使臣,前去收服李希烈。他为此诡辩说:
 
“颜真卿为我朝重臣,人人敬仰,鬼神不侵,他若亲往招抚,宣示陛下恩德,那是一定会成功的。如此不动刀兵,叛乱自息,自是上上之策了,请陛下速下旨意。”
 
这种毒计,昏庸的德宗毫无所察,随即叫好。此命一出,朝中大臣人人震惊;有的人还上书德宗,请他收回成命,不要让颜真卿前去赴死,枉送性命。
 
卢杞对众大臣极力打压,他还一再暗示德宗,颜真卿若是拒绝不去,定是和大臣们串通生事,置国家存亡于不顾。德宗听信此言,更是下命颜真卿速速成行,不得有误。
 
如此形势,颜真卿只得从命。他对劝他莫往的大臣们说:
 
“这是我的名望所累呀,小人害人真是无所不致了。皇上既有此命,国家又实危急,纵是如此,我也义无反顾了。只恨我无法戳穿小人的奸计,却要遂之所愿!”
 
众大臣泣不成声,眼巴巴看他自送虎口,却爱莫能助。颜真卿一入李希烈的大营,便被李希烈威逼利诱,极尽污辱。颜真卿见其不可理喻,抱定必死的决心,怒骂声声,直斥其奸。李希烈收买不成,恐吓无功,招法用尽之后,残忍地将他杀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