庶人莫与官争,贵人不结人怨。

【原文】
 
庶人莫与官争,贵人不结人怨。
 
【翻译】
 
老百姓不要和官府争斗,富贵的人不要轻易和人结下怨仇。
 
【解读】
 
人的地位和处境,直接决定着人们保身的方法和戒律。不同的人,由于他们面临的危险和对象不同。因而对他们的要求自然有异。老百姓身处下位,官府是他们的命运主宰者,无论老百姓有何道理,在官府那里就是另一回事了。它们操持生杀大权,一切政策法规由其解释和具体执行,和它们斗,怎能有胜算呢?同样,富贵之人虽有权有势,在仇人的眼里,他们对这些便不会畏惧了。一但他们舍生忘死,拼起命来,谁都招架不住。狗急跳墙,人急走险,何况富贵无常,如果他失权失势,仇人便会疯狂报复;倘若再落入人手,他就只能是死路一条,且要付出百倍的代价。
 
【事典】
 
卫瓘的不幸
 
卫瓘是西晋初年有名的大臣,他性格刚直,处事无私,历任司空、侍中、尚书令等高官显位。卫瓘由于颇受晋武帝司马炎的信任,每每谈话有些随便。特别是司马炎将他的白痴儿子司马衷立为太子,卫瓘对此大为忧心,屡屡劝谏司马炎另立太子。卫瓘的儿子卫恒,生怕父亲在此结怨他人,于是对父亲说:
 
“父亲不要多管闲事了。太子之位关系多人的利益,你劝皇上废去太子,他们能不恨你吗?此事是成是败,父亲都是不会得到任何好处,何必自找麻烦吗?”
 
卫瓘国家的大义教育儿子,仍是劝谏不止。为此,太子的妃子贾南风对他恨之入骨,把此事牢牢记在心上。
 
卫瓘对上如此,对自己的属下也公事公办,从不徇私。一次,有个叫荣晦的人犯了过错,卫灌把他捆了起来,痛斥不已。荣晦苦苦哀求,卫瓘不依不饶,任凭多人为他求情,还是将他痛打一顿,使其多日不能不床,颜面尽失。卫瓘的儿子卫恒听闻此事,又对父亲说:
 
“荣晦又没有太大的过错,何必让他增添对父亲的忌恨呢?你这样事无巨细,犯者必究,怨恨你的人多了,并不是件好事的。我请求父亲为了身后着想,再不可这样了。”卫瓘怒骂儿子不识大体,他说:
 
“依你之言,我还向他赔礼不成?我行事无私,他纵是恨我,又能把我怎样?”卫恒不敢反驳,心中只是惶恐不安。
 
晋武帝死后,司马衷继位,贾南风为后。她早盼今日,一上来便对卫瓘开始报复。她诬陷卫瓘谋反,又派人前去搜捕卫瓘查抄其家。
 
祸从天降,卫瓘只认倒霉,心还存有侥幸。当他见朝廷所派的领头者竟是荣晦时,这才暗叫不好,惊恐得手摇体颤。荣晦一见卫瓘,便阴声怪气地说:
 
“卫大人能有今日,可谓不幸;偏偏又是我负责此事,可谓大不幸了。你当初得意之际,真是威风八面,铁面无私,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呢?”荣晦恨叫一声,卫瓘无言以对。他哀声对儿子卫恒说:
 
“悔不听你当初之言,致有今日之祸,又要连累家小,看来我们是死定了。”
 
荣晦当场就杀了卫瓘的子孙九人,以泄私忿。卫瓘和卫恒被捕入狱,不久一同被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