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则保命,不可作强;强则敛翼,休求尽善。

【原文】
 
弱则保命,不可作强;强则敛翼,休求尽善。
 
【翻译】
 
身为弱者要保全性命,不能逞强显能;身为强者要收敛羽翼,不可求取完美无缺。
 
【解读】
 
以自己的定位和对形势的判断,只有做到准确和清醒,保身的效果才能达到。反之,定位不明,判断有误,常是致险招灾的根苗。人有强弱之分,强弱有转换之时,不同的人群,不同的阶段,所采取的策略都要对症下药,不可偏执。弱者如果强出头,硬逞能,无疑是鸡蛋碰石头,不但毁了自己,也失去了翻身的本钱,是百害无一利的。反观强者,他们若是一味贪心,永不知足,不适当地约束自己,就会胆大妄为,以至冒天下之大不韪,干下许多蠢事、恶事。结果天理不容、人所共愤,他的强者地位也就不保,直至最后失去,身死族灭。
 
【事典】
 
自命不凡的荀瑶
 
春秋时期,晋国的四大家族把持朝政,国君形同虚设。在荀家、韩家、赵家、魏家四大家族之中,以荀家势力最强。
 
荀家的族长荀瑶是个极其贪婪之辈,他自恃兵强马壮,便要吞并其他三家,独霸晋国。荀瑶的谋士认为时机未到,向他进言说:
 
“我们现在的强大,还没达到足以把他们三家一举消灭的程度,如果眼下动手,他们联合起来,我们就是弱者了,自保都很难,不如哲缓此事,抓紧扩充实力,到时定可功成。”
 
荀瑶不听其言,不耐烦地说:
 
“我们最具实力,人所公认;他们三家若是日后强大起来,我们还有机会下手吗?我不会安于现状,坐失良机的。”荀瑶于是向三家索取土地,韩、魏两家忍气吞声,不敢有违,赵家却坚决拒绝,不肯听命。
 
赵家族长赵无邮还对手下人说:
 
“荀家欺人太甚,他们无理索要土地,没有人会真心奉献。我们虽然弱小,只要有所坚持,韩、魏二家一但态度有变,荀家就不足虑了。”
 
赵无恤的手下却没有他乐观,其中一人劝他不要孤身犯险,他忧心如焚地说:
 
“给荀家一点土地,祸患是将来的事;如果马上回绝,祸患立时就会到了。我们现在保命要紧,否则硬打硬拼,我们就会丧失一切,再难图存。”
 
赵无恤坚持己见,荀瑶不改初衷,于是荀瑶邀集韩、魏二家共同攻打赵无恤,约定灭掉赵家之后,三家瓜分赵家的土地。
 
赵无恤卸节节败退,最后困守晋阳城。晋阳城坚固无比,易守难攻,三家联军围了二年也没有攻下。后来他们改用水攻,决开汾水的堤防灌城,眼见大水就要淹过城墙的时候,赵无邮派人潜入韩、魏二家军营,游说他们反叛荀家。赵无邮的人对他们说:
 
“荀瑶恃强凌弱,已非一日。你们恐遭祸患,方才无奈出兵相助。如此一来,倘若赵家灭亡,荀家的势力更强了,你们岂不更会受其压迫?荀瑶志在灭我等三家,退让和忍耐都不是真正的自保之道,与其日夜恐惧被他吞并,何如我们联手,灭此大患呢?”
 
韩魏二家被说中了心事,反复思量比较之下,他们毅然倒戈,和赵家合力剿杀荀家。荀瑶不料有此突变,猝不及防,顿时乱作一团,招架不住,荀家兵团全军覆灭,荀瑶满门被杀,他的族人也无一幸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