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己宜荀,人怜不致大害。

【原文】
 
罪己宜荀,人怜不致大害。
 
【翻译】
 
责备自己应该苛刻,使人怜悯就不会招致大的祸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自处逆境,被人陷害,这是人生中常有的现象,本不足为怪。遭遇如此挫折,聪明的人就要把精力放在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上了。如果只是激愤难耐,不思补过,事情便会越闹越大,损及根本。不管有罪无罪,整人者的目的是将人打倒,施以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惩罚。在无力抗辩的情况下,主动承认错误,甚至违心地认下罪名,不失为摆脱厄运,获得新生的一条途径。你认错了,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,不仅证明你失败了,也证明整人者整对了,事情也许就到此为止。否则,你死辇硬辩,不肯低头,在整人者的眼里就是顽抗到底,毫无悔改,他们便会变本加厉,置人死地,再无丝毫手软,后果由此也会更加严重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苏轼的深刻检讨
 
宋代的大文豪苏轼本是个十分倔强的人,他为人刚烈,不附权贵,出言无忌,由于他反对王安石的变法主张,为朝中新贵们所不容,被赶出朝廷,到外地为官。
 
苏轼本性不改,不时上书朝廷,流露出不满情绪。他还在诗文之中,隐含讥讽,表达他对国事的担忧。
 
苏轼的举动,新贵们自不能容忍。他们摘取苏轼诗文中的只言片语,附会歪曲,不惜上纲上线,说他诽谤朝廷,竟图不轨,要将他陷于不赦的境地,杀一儆百。
 
苏轼凛然不屈。他写好了绝命诗,只想舍生取义。苏轼的朋友和家人见此惶急,他们劝说他不可轻生,不如暂时忍下屈辱,以待他日东山再起。苏轼对此漠然一笑,说:
 
“男子汉大丈夫,死有何惧?要我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,我宁愿死去。”
 
苏轼不肯低头,一般人又劝说不住,所有人都认为他太不识趣,必死无疑了。这时他的一个远方朋友听到此讯,特地快马来见苏轼,一见面便说:
 
“听说你要自寻死路,还自以为荣,我深以为耻,特来见你最后一面,和你决交。”
 
苏轼大惊失色,忙道:
 
“你我交往多年,情同手足,你怎会也学那小人模样,以至如此呢?”
 
他的朋友冷冷一笑,说:
 
“你的行为就是君子所为吗?君子求生,不念己欲,乃为天下。小人求死,不过不忍屈辱,以求解脱。如今你遇小小挫折,便是自暴自弃,反让小人不费手脚,便遂其愿,如此之人,真是枉让天下看重了,你又怎配作我的朋友呢?”苏轼汗流浃背,立时清醒。他对朋友一躬到底,作谢说:
 
“如没你点醒,我可真铸成大错了。有何妙法,还请你不吝赐教。”
 
他的朋友便说:
 
“以你的名望和个性,只要认错服罪,自责难当,陷害你的人也就满足了。这一点他们万想不到,也会引发他们的怜悯之心,不致对你下那毒手。不过他们是轻易不会相信你的,还需你暂弃脸面,抛开事实,只要不涉谋反,别的你尽可承认下来,深刻检查,万勿浅尝辄止,应付了事。”
 
苏轼虽觉难为,可是为了保存自己,他便依此行事。审讯他时,他不待人家开口,苏轼就主动招认所有“罪行”了。为了逼真可信,苏轼故意编造有关细节,还特别强调说:
 
“我在朝廷多年,也未得到升迁,可那些年轻人却比我升官快,捞的油水也比我多,我能没有怨言吗?我说他们坏话,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压下去;我写诗文攻击他们,也是为了让人同情我,自己好爬上高位,尽情享受荣华富贵的滋味。我现在什么也没捞到,反是小官也当不成了,这就是报应啊,也是罪有应得。我决心伏法,再不会知迷不悟了。”
 
他说得声泪俱下,审讯他的人也不禁为之动容,不便相强。朝中的新贵见苏轼态度如此老实,都笑他原是个不堪一击之人,不足为患,便免他一死,只把他贬到黄州,交地方官监苏轼终于逃过了大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