责人勿厉,小惠或有大得。

【原文】
 
责人勿厉,小惠或有大得。
 
【翻译】
 
责罚别人不要过于严厉,小的恩惠有时能带来大的收获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三十年河西,三十年河东,事情总是变化的,人不会永远处于顺境。考虑到这个现实,有远见的人便事事留有余地,在得志时不妄自尊大,盛气凌人,对人和蔼可亲;特别是犯有过失的下属和身份不显的小人物,他们也不一棍子打死,极尽侮辱,相反还小有恩惠,施以援手。这样做其实一点不难,也不费其力,但在受惠者眼里,它的影响却是巨大的,永生难忘的,一有机会,他们便会誓死相报。对施恩者而言,他们往往靠此走出了看似无路的困境,摆脱了无法预料的厄运,与其说是幸运,不如说这是对施恩者最好的回报。
 
【事典】
 
袁盎的救星
 
西汉景帝时的重臣袁盎,早先在吴国刘濞处为相。刘濞专横跋扈,袁盎见劝谏无功,索性自得其乐,每日欢宴不止。
 
袁盎有个下属,见袁盎不问政事,也就有了放纵之心。他见袁盎的婢女美貌过人,十分妖冶,便千方百计与之示好,最后二人竟是瞒过袁盎,暗地私通了。
 
一次偶然的机会,袁盎发现此事,不觉十分气愤。他本想当面将他的捉住,以治其罪,后又念那个下属并无其他错失,念恋美色也只是年轻人的一时冲动,他不禁暗暗饶恕了他们,此事他只当未见。
 
如此平安无事。过了不久,那个下属听别人说袁盎原是知道他所干的丑事了,不禁感到了万分恐惧。他怕袁盎治罪于他,落荒而逃。袁盎知道后,要去亲自找他回来,别人就劝阻他说:
 
“你大人大量,不惩治他已是很难得了,那里还有寻他的道理?他如此淫邪,伤天害理,这种不可教化之人,大人何必这般看重他呢?此事若是传出,恐怕人人都会笑话大人过于仁慈迂腐了。”
 
袁盎对他们说:
 
“一个人干下荒唐之事,不能因此就把他看得一无是处。我是他的上司,此事也怪我教导不力,不可全怪他。一个人赢取功名实属不易,我不想因我之故,毁了他一辈子的大好前程,让他逃落他乡。”
 
他不顾劝阻,亲自扬鞭策马,拼命追赶那个下属。那个下属己逃出城中,见袁盎追来,以为必死,索性跪在道旁,叩头求饶。袁盎翻身下马,把他扶起,口道:
 
“那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,你何苦要逃呢?他乡难捱,举目无亲,我怎会让你受那凄苦呢?快跟我回去吧。”
 
那个下属万不想袁盎这般待他,感动得放声大哭。袁盎不仅还让他在自己手下任职,而且亲自作媒,把那个婢女嫁给了他。有此恩德,那个下属无时不在思量报答于他。
 
“七国之乱”时,晁错被杀,袁盎以朝廷太常的身份,到吴国宣诏晁错的死讯,让吴王刘濞罢兵。刘濞的反心不改,他派兵包围了袁盎的住处,意欲将他杀害。
 
危急时刻,袁盎的那个下属恰好在这支军队里当司马。他为了救袁盎脱险,把所有的衣服都典当了,换了2石酒,把守卫西南方的士卒灌醉之后,他潜入袁盎住处,叫醒梦中的袁盎,心急火燎地说:
 
“吴王明天一早就要杀你,你赶快逃命去吧!”
 
袁盎还未睡醒,也未看清那个下属是谁,便疑惑地问他:
 
“我乃朝廷大臣,吴王怎敢杀我?你无故作此狂语,我凭什么相信你呢?”
 
那个下属抓住袁盎的双手,激动地说:
 
“先前蒙你大恩,又将婢女赐我为妻,我纵是肝脑涂地,也要报答大人啊。此事千真万确,大人切勿犹疑了。”
 
袁盎这才看清他是何人,连声致谢。他深有感慨地说:
 
“小小恩惠,不想却救得我今日性命,老天爷真是厚待我啊。”
 
那个下属带着袁盎,从醉酒后倒地不醒的士卒中穿过,逃出住地。袁盎一路急奔,至到逃出吴国的地界后,还隐隐后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