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不逾奸,伐之莫胜;知不至大,奸者难拒。

【原文】
 
智不逾奸,伐之莫胜;知不至大,奸者难拒。
 
【翻译】
 
智谋不超过奸臣,讨伐他就不能获胜;良知不深远广大,对奸臣就难以抗拒。
 
【解读】
 
和奸臣斗争,是充满凶险的。不为奸臣所诱,也是十分困难的。奸臣往往以其位高权重,智计过人,令反对他的人被其陷害、死于非命。这就要求和奸臣作斗争的人们,不能只凭一腔热血,更要精于谋略,在智谋上超过奸臣,使其无法察觉,中我奇计,以智取胜。反之只能徒然牺牲,让奸臣的气焰更为嚣张。应该特别指出的是,正因为和奸臣相斗凶险,所以只有良知深厚的人,才能挺身而出,拒绝奸臣的拉拢诱惑。他们的良知和正义感,给了他们舍生忘死的勇气和力量,不计个人得失,不惜以卵击石。这种浩然正气和英勇行为,历来为人钦敬,也为奸臣们所惧怕。
 
【事典】
 
有勇有谋的李膺
 
东汉桓帝时期,宦官专权,为害天下。野王县令张朔,因有朝中极有权势的哥哥张让撑腰,横行不法,鱼肉百姓,甚至连怀孕的妇女都被他杀害。
 
当时的司隶校尉李膺查知此事,传命捉拿张朔,不想他的手下皆有惧色,不肯应命。李膺斥责之下,那些人说:
 
“大人可知道张让是谁吗?”
 
李膺一愣,随道:
 
“一个宦官。”
 
那些人急了,抢着说:
 
“张让虽是个宦官,却是极有势力,甚得皇上宠幸。张朔本不足惧,可他是张让的亲弟弟,这就难办多了。打狗还要看主人,我们若是抓了张朔,张让岂肯相让?到时大人遭殃不说,我们也要倒霉。”李膺手拍桌案,朗声说:
 
“你们以为我不知此节吗?恰恰相反,我正要借此惩办张朔,以警告张让等宦官。他们恃宠不法,别人惧怕他们,我却要和他们斗斗。若是人人都不主持正义,与之相抗,天下终会亡在这些奸贼手中!”他坚持捉拿张朔,手下人只好遵命。有人走漏消息,张朔逃到京城,藏在张让家的夹壁墙中。
 
张让知道李膺刚直忠正,不好收买,可为了弟弟,他还是派人携带重金,来到李膺府上为其说情。来人讲了一通利害之后,又拉拢李膺说:
 
“人所为官,无不为兴宗耀祖,自居显位为旨。我家大人深受皇上厚爱,他若替你美言几句,这事便不难了。我家大人难得有言在先,若是你不肯追究张朔之罪,他马上就保举你担当重任。”
 
李膺略一思忖,竟是出乎来人的预料,他不仅收下张让的重金,还笑着对来人说:
 
“有张让大人提拔,这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好事,我怎会不识抬举呢?”
 
来人走后,李膺暗中派人跟踪,又多方打探,终于得知了张朔的下落。他马上召集人手,冲进张让的家中,把张朔从墙中抓出。张让十分恼怒,指责李膺言而无信。李膺冷冷一笑,回答说:
 
“我假意答应于你,只是为了让你放松戒备,以便搜寻张朔的所在。你阴险狡猾,我又怎能鲁莽行事呢?”
 
李膺捉住了张朔,自知张让会向皇上求助,到时就无法惩办他了,所以不待多时,他便将张朔处死。
 
张让怒上加怒,向桓帝状告李膺不经请示便随便杀人,李膺就此对桓帝说:
 
“张朔罪证属实,杀之无错。《礼记》一书言明,公族犯罪,虽说可以宽大,可主管的官员在执法时却可以不从。如今恶人横行,应当从重从快,方可令人震慑,维护天下的安定。如果皇上怪我办事认真,行动迅速,臣就只能不理政事,任恶人损害国体了。”
 
他说得义正辞严,桓帝虽有不快,却念他忠于职守,不好当面指责,只得作罢。李膺从此威名远播,以至那些宦官吓得不敢走出宫门,惟恐遭到他的惩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