忠奸堪易也。上所用者,奸亦为忠;上所弃者,忠亦为奸。

【原文】
 
忠奸堪易也。上所用者,奸亦为忠;上所弃者,忠亦为奸。
 
【翻译】
 
忠臣和奸臣是可以变换的。君主任用信任的人,虽然是奸臣也被看做忠臣;君主抛弃不用的人,既使是忠臣也被视为奸臣。
 
【解读】
 
封建官场是任人唯亲的,也是推摧忠臣的。统治者虽表面上鼓励人人都当忠臣,可实际上,他们所采取的用人标准和处事作风,却是处处不容于忠臣,有利于奸臣。官场的人情淡薄和世态炎凉,又使人们唯上是从,对得势的人物极力吹捧和谄媚;而对君主不喜欢和排斥的人物,马上拉下脸来,肆意攻击和嘲笑。于是,在人们的说法里,君主宠幸的人,都被赞颂得忠贞无二;君主离弃的人,既使他们忠心可昭日月,也被诬指为奸佞。他们这样做固然是为了跟上形势,保存自己,也不排除在封建专制思想的毒害下,人们变得愚忠已极,忠奸不分了。这是忠臣的悲哀,更是社会的悲哀。
 
【事典】
 
张放的两种境遇
 
汉成帝时,富平侯张放甚为得势。他是汉成帝姑表兄弟,妻子是成帝皇后许氏的妹妹,汉成帝又和他素来亲密,常在一起微服游玩。有了这些关系,他便是汉成帝眼中的红人,更为朝中大臣们所艳羡。
 
张放倚仗皇上宠爱,常干一些违法乱纪之事。有人把张放的恶行告到朝廷,那些朝中大臣无一人敢管,还为此向张放买好说:
 
“侯爷堂堂正正、天下敬仰,今竟有小人无端诬告侯爷,我们都为之感到气愤。我们怕侯爷心有不快,特来向侯爷宣慰。”
 
张放自不会把此事放在心上,他只对群臣一笑说:
 
“这种小事,以后就不要告之我了。如何惩治那些诬告之徒,你们看着办吧。”
 
群臣唯唯喏喏,以后再遇此事,他们都对状告之人严办;一时人人恐惧,无人敢去告发张放。
 
张放洋洋得意之时,他的妻子却很有远见。一次,夫妻二人对坐之际,他的妻子说:
 
“现在皇上关爱于你,朝中大臣才会谄媚有加。这种人见风使舵,见利忘义,侯爷怎可自己不行谨慎呢?万一皇上态度有变,这种人第一个会指责你的,我们怎能轻信他们的吹捧呢?”
 
张放一听即怒,他说:
 
“我贵为富平侯,犯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?现在人人都是这样,何况我呢?那些人说我好话,算是他们知趣;有皇上撑腰,我还怕他们不识时务?”
 
张放毫不收敛,只是在成帝身上多下功夫。他导引成帝淫乐游玩无度,毫无政绩可言,可却每每被群臣颂为当世第一大忠臣,屡屡有人进表请求嘉奖于他。
 
对于这种现象,皇太后王政君家族的人却感到了威胁。为了争权夺利,王政君家族的人便直接向皇太后告状,说张放诱导皇上嬉戏淫邪,实为一大奸臣,必得除掉。皇太后见汉成帝贪玩放纵,变得又黑又瘦,不禁大怒。她逼迫汉成帝放逐张放,成帝只好忍痛割爱,将张放贬到远方边境去当官小职卑的都尉。
 
张放骤然失势,朝中大臣惊讶过后,竟是纷纷举奏张放的恶行了。丞相薛宣御史大夫翟方进等人,为此更是虚张声势,坚请把张放处死,他们为此上奏成帝说:
 
“张放奸邪,我等已是忍耐多时了。此等恶人,我们与他势不两立。”
 
成帝冷冷地对他们说:
 
“你们从前可不是这样啊!怎么同一个张放,前后有这样大的变化呢?”薛宣、翟方进等人哑口无言,许久方吞吞吐吐地说:
 
“皇上英明无比,他既为皇上贬窜,自是奸臣无疑了,我们还会有所疑虑吗?我们紧跟皇上,自要拥护皇上的一切决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