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恶生奸也。人之敌,非奸亦奸;人之友,其奸亦忠。

【原文】
 
好恶生奸也。人之敌,非奸亦奸;人之友,其奸亦忠。
 
【翻译】
 
喜欢和厌恶产生奸臣。人们的敌人,不是奸臣的也被视为奸臣;人们的朋友,是奸臣的也被说成忠臣。
 
【解读】
 
人们的私心和情绪,在察辨忠奸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。它可以颠倒黑白、置事实于不顾;又可以凭空捏造、无中生有地加人罪名。这种凭己所好、由人而定的鉴定忠奸方法,不可能是客观和准确的。由此也可说明,在忠奸的区分上,人们不能人云亦云,轻易相信所谓的“明断”和“定论”,还要从事实行为本身入手,用自己的头脑来分析和判断。只有这样,人们才能拔开迷雾,不掩其真,发现真相。
 
【事典】
 
借头示众的曹操
 
曹操讨伐私自称帝的袁术时,袁术坚壁清野,闭门不战。曹操大军的粮食越来越少了,渐渐陷入了困境。
 
曹操虽想了许多方法,只因大军远离后方,此地又水旱连年不断,粮食无法筹集,一时连足智多谋的曹操都手足无措了。
 
这天,曹操正在为此发愁,忽见主管粮食的仓官王厘进来请示说:
 
“粮食将尽,丞相可有万全之策?”
 
曹操看看王厘良久,方道:
 
“你用小斗发放粮食,自可多维持几日。”
 
王厘忧心道:
 
“丞相这般欺瞒将士,明眼人自可看出。他们定会不满生事,恐怕麻烦就更大了。”
 
曹操一笑说:
 
“这个你不要担心,有事我自会解决,你只管照做便是。”
 
王座还要进言,见曹操再不理他,只好默默地退出,长吁短叹。
 
王座依命而行,果如王短所料,将士们怨气冲天,都暗怪曹操蒙骗他们,军心一时大为动摇了。王厘急在心上,却又无可奈何,连连顿足而叹。
 
曹操见大事不妙,遂把王厘招至营中,沉沉地说:“如此形势,危急万分,你可有良策平息众怨吗?”王厘叫苦连天,忙道:
 
“没有粮食,下官能有什么好办法呢?丞相不听下官之言,确是考虑不周啊。”
 
曹操摇头说:
 
“你有所不知,只怪你太老实了。不过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 
他随后对王厘说要借他的头一用,王厘大惊失色,急道:
 
“我忠心耿耿,丞相所命,从不敢违,丞相为何忠奸不辨,还要杀我呢?”
 
曹操至此才说出真相,口道:
 
“我让你改用小斗发放粮食,本想暂时救急,以度难关。不料将士怨气太盛,远过我的想象。如今只好借你之头,以息众怒,否则乱象一生,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 
王厘泣不成声,痛道:
 
“想不到我忠心听命,却是因此致祸,天下可有这样的道理吗?”
 
曹操心中怜惜王厘的忠义,嘴上却说:
 
“道理由人评说,忠奸也非你所能论定。你虽无罪,眼下也只好委屈你了,休要怪我!”
 
他不等王厘再言,便命刀斧手将他斩首。曹操还把他的人头悬挂起来,并张贴榜文,说他克扣军粮,奸恶已极,故而杀之。
 
此事大快人心,将土们都把王厘视为奸佞小人,无不放声痛骂。他们不再怨怪曹操,反视他为除奸去恶、主持正义的英明之主了,一场即将发生的变乱也自平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