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同方获其利,道异惟受其害。

【原文】
 
道同方获其利,道异惟受其害。
 
【翻译】
 
道义相同才能获得利益,道义不同只有得到灾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察辨忠奸,看其道义上的异同、审其利害上的关系,不失为一个根本之法。奸臣总是互相勾结,以利为上的。他们互相利用,互相吹捧,互相扶持,表面上共为一体,实质上却是各有打算,一但分赃不均,他们也就拆帮散伙,互相攻击了。而真正的忠正之士,他们是不屑拉帮结伙的,有的只是相互敬慕,暗中提携。他们不为私利,也不惧灾害。所以说奸臣的道同是暂时的,是极端自私的;忠臣的道同是长远的、是充满正义的。忠臣和奸臣只能道异,他们之间的斗争永不会停止,有所损伤和牺牲也就不可避免。
 
【事典】
 
诬告岳飞的万俟卨
 
岳飞被害,秦桧固是元凶首恶,可秦桧的帮凶万俟卨,却是第一个诬告岳飞谋反之人;他还直接负责审理岳飞一案,动用酷刑,大肆株连,充当了此事的急先锋和刽子手。
 
万俟卨原在岳飞的防区湖北任职,他见岳飞兵强马壮,很有势力,便极力巴结岳飞。岳飞见他一脸奸相,又听闻他多行不法之事,为人阴诈,也就不屑与他交往,故此万俟卨常常讨了个没趣。
 
万俟高只想攀附岳飞,以谋私利,对岳飞的冷淡起初并不在意。他苦思多时,终想出了一个主意,便百般求见岳飞。岳飞最后勉强接见了他,一开始就不耐烦地说:
 
“我军务繁忙,如果没有正事,你就不要多说了。”万俟高奸笑两声,口道:
 
“岳元帅人人敬重,下官也是忠义之士,我们所谈所好的共同点甚多,元帅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
 
岳飞心中厌恶,只道:
 
“惟今之计,当以空谈为戒,多杀敌报国为真。”万俟卨不置可否,却说:
 
“元帅手握军权,雄霸一方,这是元帅的根本。我为元帅思前想后,白以为元帅当广招人马,多聚粮草。如若趁乱拥兵自重,实力雄厚,朝廷也奈何不了元帅,何愁大事不成呢?元帅若是有所差遣,下官必当竭尽全力。”
 
万俟卨的话,无疑是劝岳飞和朝廷闹独立,岳飞自是一口拒绝,他严厉地说:
 
“你不思报国爱民,却出此见不得人的主意,你是找错人了。若再胡说八道,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 
万俟卨从此怀恨在心。为了报复岳飞,他向秦桧诬告岳飞谋反。秦桧正愁无由陷害岳飞,于是马上把万俟卨视为知己,敞开心扉对他鼓励说:
 
“你是上天赐给我的人啊,我们算是想到一块去了。岳飞一除,我一定要好好奖赏你。”
 
秦桧把他调到朝中,任其为专管司法的监察御史。万俟卨视秦桧为恩人,更加不遗余力地陷害岳飞了。在他们的阴谋策划下,岳飞终被害死,而万俟卨却因作恶功高,被秦桧提拔重用,爬上了副宰相的高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