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有益,人皆可为奸;忠致祸,人难以为忠。

【原文】
 
奸有益,人皆可为奸;忠致祸,人难以为忠。
 
【翻译】
 
当奸臣有好处,人们都可以成为奸臣,当忠臣招致祸患,人们就很难做忠臣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统治者对忠奸的不同态度和忠奸的不同命运,对社会和人的影响是巨大的。它直接左右人们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,从而对忠奸的取舍和滋生产生决定作用。不可否认,历史上的奸臣明显比忠臣幸运得多,但这并不能说明,奸臣的邪恶本质有任何改变。恰恰相反,它只能昭示忠臣的可贵和封建专制制度的不可救药,也暴露了人们由于自私和贪心,爱幕虚荣、不计实害、唯利是从的致命弱点。在此,人们必须要用长远的眼光,理智地对待忠奸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,抗拒世俗的诱惑,进而做出正确的抉择。
 
【事典】
 
求死的王权
 
王权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御史,他行事光明磊落,每以古时忠臣自比,任何人被他查出过错,他都要据实上奏,严加弹劾。朱元璋起初对他十分赏识,总夸他是难得的忠臣。王权自慰不已,总对别人说:
 
“皇上英明,好忠厌奸,真是天下苍生之幸啊。”
 
熟知朱元璋性格的一位王权好友,私下为王权担忧。一次,二人闲聊之际,他便对王权说:
 
“皇上没有一个说喜欢奸臣的,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。自古以来,哪个忠臣不历尽磨难、受尽了屈辱?你每以忠臣自居,这对你多有不利,何必天天挂在嘴头,惹人在意?”
 
王权和他辩白说:
 
“忠臣致祸,只不过没遇上明主罢了。岂能为此责怪忠臣呢?我无欲无求,自不屑献媚邀宠,皇上还是照样赏识我?所以说,皇上是真正的英明之主,由此可见一斑了。”
 
王权的朋友长叹声声,不便再言。
 
王权为了国事,一次和朱元璋发生了争执。朱元璋好说歹说,王权就是不肯让步,朱元璋急了,怒吼着;
 
“你不是自比古时的忠臣吗?怎么一再违逆我呢?”王权不屈地答:
 
“君主有错,一味顺从,这是奸臣所为,臣若是这样做了,还算得上忠臣吗?皇上若不接受谏言,臣宁肯以死抗争。”
 
朱元璋在群臣面前下不了台,脸色几变;他忍耐不住,冷笑道:
 
“你陷君主于害忠之名,这便是最大的不忠了。我不杀你,怎可治理天下,以儆群臣?”
 
他传命将王权推出斩首,兀自愤恨不已。群臣为王权求情,其中一人说:
 
“皇上万不可杀一王权,而冷落了群臣之心。王权人以为忠,人皆敬畏,皇上也常以之命群臣效仿,如今他既得死,岂不让人对忠臣暗生畏恐,而自学奸吗?这个风气万万开不得呀。”
 
朱元璋气头之上,杀心才起。时间一长,他的怒气渐消,又有些悔意。今听那人一言,他心头一振,遂又命人把王权押回,故作高声说:“你若知错就改,我就不会杀你。”
 
王权倔劲上来,不肯认错,只说:
 
“我本无过错,何来改呢?皇上既然认为我有过失,就应杀我。否则,无罪而无端辱我,教我违心认错,这决不是忠臣所能忍受的。我不想让皇上为难,只求速死。”
 
朱元璋不想王权如此不可理喻,他失去理智,狂怒地大叫:
 
“我就担上枉杀忠臣之名,也要杀你无赦!”
 
他再不听人谏言,王权终被无罪杀害。此事人人心寒,都把王权之死引以为戒,一时人人学乖弄巧,奸邪之风充斥朝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