奸众而忠寡,世之实也;言忠而恶奸,世之表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奸众而忠寡,世之实也;言忠而恶奸,世之表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奸臣多而忠臣少,这是世间真实的状况。说自己是忠臣而厌恶奸臣,这是世间表面的现象。
 
【解读】
 
对社会的实际了解和对现实的深入观察,我们不难发现,生活中的丑恶现象和社会的残酷性,往往体现在人们崇尚其奸,不屑为忠和阴奉阳违上。人们习惯陶醉于口诛笔伐奸臣,却在行动上向奸臣的所为靠拢;人们坚不承认自己和奸臣有什么关系,却从不拒绝运用奸臣的于段处事为人。这种表里不一、自欺欺人的状况和世情,对人和社会的实际伤害是严重的,也是有损自身的。这种现象不改变,社会就很难发展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难以净化,由此造成的人间悲剧也会日益增多。
 
【事典】
 
羊舌赤的方略
 
春秋时期,晋国遭遇灾荒、政令不修,一时天怒人怨,盗贼四起。大臣荀林父为此忧心忡忡,集中精力抓捕盗贼。
 
欲雍是个识贼能手,他能在人群之中,一眼便能看出谁是贼人。荀林父于是亲自上门请他出山,就任抓贼的官员。欲雍痛快地答应了荀林父的请求,荀林父于是问他:
 
“你是如何识别贼的呢?难到他们和普通人长得不一样吗?”
 
欲雍自得地说:
 
“贼和普通人的长相并无二致,只是神情有异啊。贼看见市井之物便现贪婪之色,面对市井之人便生愧悔之情,遇上官差便显恐惧之态。我细心观察,于此便可断定是否为贼,从无差错。”
 
欲雍走马上任,果然抓贼不少,屡有收获。令人担忧的是,盗贼并未因此减少,反而越灭越多。荀林父愁苦不堪,于是他向大夫羊舌赤讲明原委,十分怨恨地说:
 
“人心不古,世情堪忧啊!人们现在不以作盗为耻,群起仿效,我们还要加重惩罚,以为震慑。”
 
羊舌赤摇头道:
 
“这哪里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呢?你一味高压,我看是行不通的。你的那个抓贼能手欲雍,只怕还有性命之忧啊。”
 
荀林父很不高兴,便打断了羊舌赤的话。羊舌赤欲言又止,只好告辞。几天之后,欲雍果然被几个盗贼杀害了。荀林父听此消息,又惊又怒,竞是忧愤而死。
 
晋景公得知此事,把羊舌赤召进宫中,向他垂询治盗之策,羊舌赤于是说:
 
“没有人愿意当坏人,可世上的坏人却很多,为什么会这样呢?这是因为世风日下,人们只重实惠而不知羞耻了。何况好人难做,坏人未必都得到惩罚,这更让人弃善从恶之心日渐炽热。长此以往,这不仅害了他们自己,更有损于国家的安定,危及大王的江山。如果大王能选贤授能,用忠去奸,真正让忠臣受益,奸臣受惩,上行下效,谁还会甘心做坏人了呢?要改变不良的风气,彻底消除贼患,必须首先从这件事做起啊!”
 
晋景公听从了羊舌赤的建议,远离奸佞,任人唯忠,废除了缉盗之法,加强对人们的教化。
 
不长时间,社会上的盗贼便少之又少,社会秩序得以稳定,国势也日渐强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