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以求安,下以邀宠,其冤固有,未可免也。

【原文】
 
上以求安,下以邀宠,其冤固有,未可免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主用它求取安定,臣子用它邀功取宠,这里的冤情一定会有,却是不可避免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残害无辜,大搞株连,统治者和酷吏们的出发点虽有不同,但他们故意为之的心都是相同的。表面上,统治者往往以酷吏所欺、不知真情作幌,给人以一切的罪恶都是酷吏所干的假象。这既能使自己免受攻击,也能为日后解脱自己,找替罪羊做了铺垫。事实上,酷吏们即使再有通天之能,若无最高掌权者的默许和纵容,他们也是掀不起太大的波浪的。何况重用酷吏,这本身就表明了统治者的喜好和用心。他们若是无权无势,相信也只能是个无赖而已,所造成的伤害注定和一个酷吏是无法相比的。由此不难看出,每一件大的冤案﹑错案,统治者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甚至是真正的元凶。
 
【事典】
 
推波逐澜的牙刺挖赤
 
元朝蒙哥继承汗位之后,定宗皇后海迷失及诸子不服,察合台的后人也有怨言。朝中老臣牙刺挖赤于是对蒙哥汗说:
 
“身为大汗,最怕人不畏惧,多有怨词。如此日久,那些不服之人势必敢冒奇险,以逞其奸。臣以为大汗当早作筹划,对那些不服者和怨怪者一律诛杀;为了不留后患,他们的家人和亲族也不应存留。”
 
蒙哥汗心中一动,想来想去,他还是说:
 
“我初登大宝,杀戳太多只怕激起大变,此事以后再说吧。”
 
蒙哥不听牙刺挖赤之言,牙刺挖赤心中不快,顿觉怅然若失。他自觉在新君面前无有寸功,只想恃此让蒙哥汗对己看重,不失宠信;如今此计不成,他也只好暂时忍耐了。
 
不久,那些皇族中不满之人,竟趁蒙哥汗和群臣饮酒欢宴之时,派人前来行刺起事,事情败露之后,参与其事者一一落网。
 
蒙哥汗虽对他们恨之入骨,却顾念颇多,一时难下决断。他忽想起牙刺挖赤先前的谏言,便把他的召入宫中,问他说:
 
“你前番料事如神,今日果有叛乱。这些人如何处置,你可有好的主意吗?”
 
牙刺挖赤心中暗喜,面上却故作愁苦的表情说:
 
“这些人都是大汗的至亲,只怕大汗下不了手啊,我还能说什么呢?”
 
蒙哥汗被他激怒,愤愤道:
 
“他们可是不念亲情,欲置我于死地!”
 
牙刺挖赤见蒙哥汗动怒,还是不正面回答此事,他故作高深地说:
 
“先前希腊国王亚历山大灭掉波斯国后,想要攻打印度,结果他的手下有不少人反对此事,致使亚历山大欲战不能。亚历山大派人向他的老师亚里斯多德问计,亚里斯多德却不作答,只带着那个差人在园中散步,遇到荆棘挡道,他便命人将荆棘铲除,决不迟疑,然后再植上新树,位列新路两旁。那个差人遂有所悟,回报亚历山大。亚历山大茅塞顿开,于是将那些持有异议的部属或杀或逐,无人能免。亚历山大去掉后患,其后就攻占了印度,成就了千秋霸业。”
 
蒙哥汗听过不语,牙刺挖赤又紧接着说:
 
“这个故事,大汗当有所悟啊。时下人心惶惶,臣子不服,依臣之见,大汗现在动手己然迟缓,怎可一误再误呢?”蒙哥汗急忙道:
 
“乱臣贼子,我固然不赦,只是他们的家人亲族v未免有些冤枉,是以三思。”
 
牙刺挖赤惟恐蒙哥汗心软,他极力鼓动蒙哥道:
 
“成大事者,怎可顾念小节?纵有冤屈,只要对大汗有利,也该再所不计才是。何况人心难测,斩草要除根,无论如何,这些人是留不得的。”
 
蒙哥汗听罢此语,爽然大笑,他上下打量了牙刺挖赤许久,这才说:
 
“你深知我心,所言极是。此事你知我知,不可外传。”
 
蒙哥汗于是把那些谋反之人一一严惩,他们的家人亲族也都被法办,最后连与此案无关的许多将领也被株连在内,作为异己一并被除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