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以荣人者荣,祸以祸人者祸。荣非己莫特,祸惟他勿纵。

【原文】
 
荣以荣人者荣,祸以祸人者祸。荣非己莫特,祸惟他勿纵。
 
【翻译】
 
真正的显达是能让他人也显达的显达,真正的祸患是能使他人也致祸的祸患。不是自己挣得的显达不要倚仗,只要是他人的祸患就不要放过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封建专制时代的这种连带关系,为酷吏和阴谋者株连无辜、扩大打击对象提供了广阔的空间。他们可以通过丰富的联想,曲曲折折地找到他们要打击的对象和某案的关系;更可以凭空制造离奇的情节,将毫不相干的人和事连在一处,诬为同党,一并加以治罪。有此能耐,酷吏和阴谋者要整治的人,很难逃脱他们的毒手;有此玄奥,有智慧的人总是远离是非的漩涡,千方百计躲在酷吏和阴谋者的视野之外,更不会冒然地主动进攻。这种明哲保身的方法不值得提倡,可在淫威强权之下,纵是智慧再高,有时也是全然无用。此中的无奈和无助,非亲身体验者难以想象。
 
【事典】
 
郭德成的聪明之举
 
明太祖朱元璋在位之时,郭德成任骁骑指挥之职。郭德成的妹妹是朱元璋的妃子,每次入宫,妹妹总想让哥哥多呆一会,可郭德成就是不肯,每次都借故有事早早离开。
 
郭德成的妻子对夫君所为亦是不解,她常埋怨他说:“你和皇妃乃是至亲,多聊一会又有何妨?皇上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于你,你还怕什么呢?”
 
郭德成总是不肯作答,只说:
 
“我确有要事在身,怎可因私废公?你不明情由,以后不典再宾加非议。”
 
郭德成不仅在此小心,和人交往尤其谨慎,特别对掌管司法的大臣和大大小小的狱吏,他都十分恭敬,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
 
“有一天若是我犯在你们手里,请看在今日的情份上,让我少受些罪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拜托!拜托!”
 
那些人每到此时,总是笑着回敬他说:
 
“大人乃是皇亲,谁敢把你怎样呢?你太多虑了,切勿再言。”一时,人们都认为郭德成有些呆傻。
 
一天,朱元璋召他入宫,临走之前,朱元璋赏他两锭黄金,还让他莫对人言。郭德成谢恩收下,把黄金装入靴筒。快走到宫门之时,他突然脚下不稳,随后似醉汉一样跌坐在地,靴子也脱落了。宫中守卫一见靴子中滚出了黄金,立刻将他暂押,报与朱元璋知晓。朱元璋言明此事,郭德成才得以脱身。
 
事后,有人责怪郭德成太不小心了,郭德成只是一笑置之。私下,他却对妻子说:
 
“皇上严刑峻法,那些酷吏无孔不入,我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栽赃陷害,牵扯进来,怎能不事事小心呢?我故意露出黄金,正是虑此啊。试想皇宫防卫森严,滴水不漏,我挟金而出,岂能瞒过众人?人家若说是我偷的,我也有口难辩。何况我妹妹服侍皇上,我出入无阻,万一皇上以此试探于我,这事就更麻烦了。”
 
郭德成的小题大作,其实并不为过。审视朱元璋的为人,确有那种可能。他当政期间,清洗丞相胡惟庸,牵连被杀的功臣、官僚有3万人;大将蓝玉一案,先后牵连被杀的有1.5万多人;空印案、郭桓案,被杀者更多达8万人。朱元璋如此残暴和无情,也难怪郭德成对他不敢轻信,处处防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