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之友,民之敌;亲之友,仇之敌,敌者无常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官之友,民之敌;亲之友,仇之敌,敌者无常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官吏的朋友,在以官吏为敌的百姓眼里便是帮凶;亲人的朋友,在和亲人有仇的仇人眼中也成了敌人,所以说敌人是变化不定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人际关系的亲疏和远近,始终是封建专制大搞株连的一个重要依据,人们熟知的株连九族,便是很好的明证。更让人恐惧的是,酷吏和阴谋者并不满足和局限于此,他们为了最大程度地迫害对手,邀取更大的功劳,还要挖地三尺,寻找一切线索,把一切与之有关的人都网罗在内,作为共同的打击对象。于是,他们对敌人的界定便被无限扩大了,敌人的朋友也变成了敌人,甚至可能意义上的敌人,如敌人朋友的朋友,也被包括在内。他们做贼心虑,草木皆兵,一方面显示了他们的极其残酷,另一方面,也暴露了他们的色厉内荏。这一点,酷吏和阴谋者盖莫能外。
 
【事典】
 
朱棣的屠杀
 
明太祖朱元璋在世时,四皇子朱棣被封燕王,坐镇北平。朱元璋死后,建文帝朱允枚上台,实行“削藩”,朱棣于是发动“靖难之役”,历经四年苦战,最后夺取政权,继位为君,是为明成祖。
 
朱棣攻入京师之时,宣召文学博士方孝孺起草登基诏书,他故作平和地对方孝孺说:
 
“你为一代大儒,名重天下;我去恶除暴,匡扶大明江山,这个诏书由你草拟,真是恰当不过了。”
 
方孝孺十分认真,他认为朱棣以下犯上,就是谋权篡位,于是他不肯奉命,还出语尖刻地对朱棣说:
 
“乱臣贼子,何能为君呢?我饱读圣贤之书,深受太祖之恩,自不能做此助纣为虐的勾当。你要杀便杀,不必多言了。”朱棣强忍怒气,对他规劝说:
 
“以有道伐无道,这也是圣人的教诲,你何必这般固执?我敬你知书达礼,才会如此相请;若你迂腐不化,当真是自误误人,你要三思。”
 
方孝孺已有了必死之心,对朱棣的威胁报以轻蔑的一笑,他悲声说:
 
“为国尽忠而死,乃是我辈的终生所求,有何惧哉?你奸计得逞,自可大行杀戮,要知天理昭昭,是非公道终在人心,你岂能将天下人都杀光斩尽吗?”朱棣怒火发作,咆哮着命人将方孝孺斩杀。他自觉还不解气,不仅灭了方孝孺的九族,又捎上了方孝孺的门生弟子、同事朋友,称其第十族,一并杀害。此案先后被杀者共有873人之多。
 
太常卿黄子澄是“削藩”的建议者,朱棣将他全族杀光。前兵部尚书齐泰也力主“削藩”,他不仅被斩,他的所有兄弟也获罪被一律处死。户部侍郎卓敬,处斩,灭三族。兵部尚书铁铉,磔死。礼部尚书陈迪,磔死,六个儿子被杀,亲属180余人,廷杖后贬窜蛮荒。左副教御史练子宁,磔死,家族151人被杀。大理丞邹瑾,自杀,家族448人被处决。大理少卿胡闰,绞死,家族217人惨死。御史大夫景清,磔死,他的亲属和朋友一并被斩杀不说,连亲戚的朋友的亲戚朋友,也悉数处决,以致景清家乡的数个村庄的村民都被杀光,房舍皆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