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之友,败之敌;贱之友,贵之敌,友者有时也。

【原文】
 
荣之友,败之敌;贱之友,贵之敌,友者有时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显达时的朋友,败落时就是敌人;贫贱时的朋友,富贵时就是敌人,所以说朋友是暂时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是最能改变一个人的地方,富贵同样能让人变得全然陌生。这种改变可以使敌为友,更可以化友成敌。俗话说“墙到众人推”,“为尊者讳”,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认清此节,一个成熟的人便会因时而变,对朋友不简单地定义在纯友情之上了。他们会因朋友身份的改变而重新定位自己、定位他人,进而趋利避害,躲开了可能招致的横祸,减少被无辜株连的灾难。当然,对真正的知心朋友而言,这种势力的眼光固不足取,真正的知心朋友是经得起风雨考验的。问题是,真正的知心朋友实在太少,人们眼中的知心朋友,又有几个是真正知心的呢?有了这种防范,心存这种认识,人们在人际交往中,特别是和朋友相处中,才能不遭人忌,不惹人嫌,留有退路,处变不惊。
 
【事典】
 
陈胜的穷哥们
 
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未造反时,在乡下种地为生。他心有大志,常有豪言壮语从他口中说出,人们都笑话他白日做梦。一次,他在干活之时,又忍不住对和他一起劳作的穷哥们夸口说:
 
“土里刨食的活法,岂是大丈夫所为?我若富贵那一天,我一定不会忘了你。”
 
那个穷哥们叹息着说:
 
“你和我一样,都是天生的苦命,困守乡野,只怕没有那一天了。”陈胜感叹一声,苦道:
 
“无人信我,这也难怪,你们甘守田园,又怎会知道我的宏图大志呢?”
 
后来陈胜造反称王,定都于陈,威名远播。陈胜的那个穷哥们大喜过望,便要去投奔他享受富贵,他的家人劝他勿去,还说:
 
“陈胜和你是穷贱的朋友,如今他贵为大王,非比前时,他哪里还会把你放在心上?好了,他招待一顿好吃好喝,也就不错了;坏了,他翻脸不认人,嫌你给他丢人,那你就是自讨没趣,惹祸上身。我们现在虽是贫寒,却是无灾无难,总比你前去冒险强啊。”
 
那个穷哥们嘻嘻一笑,说陈胜有言在先,自会不差。他不顾人劝,日夜兼程赶至陈城,兴冲冲地对守卫王宫的人说:
 
“我是陈胜的朋友,我要找他。”
 
守卫见他穷酸之极,不肯通报不说,还将他捆绑起来。他百般诉说和陈胜的交情,守卫才放了他,却命他远远走开,不许再来。那个穷哥们于是躲在王宫外面,陈胜外出时,他便急冲上前,高呼陈胜的名字,二人这才得以相见。
 
陈胜把那个穷哥们带入王宫,让他饱尝一顿山珍海味之后,严肃地对他说:
 
“我身为大王,你不可再对我大呼小叫了。不是我忘了故友,而是为王者规矩甚多,你也不能例外。”
 
那个穷哥们笑着言诺,私下里他却到处乱窜,逢人便说他和陈胜穷困时的模样,一再感叹王宫壮丽,真想不到陈胜竟会住在这么好的地方。早有人将此事报与陈胜,还建议说:
 
“此人一再贬损大王,大王何必留他在宫里呢?不如打发他走算了。”
 
陈胜沉吟片刻,却道:
 
“他在这里尚且胡说八道,到了外面就可想而知了。他这是自寻死路,又怪得了谁呢?他传令下去,那个穷哥们立时死于非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