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以权不可废,废则失本。

【原文】
 
是以权不可废,废则失本。
 
【翻译】
 
因此说权力是不可废弃的,废弃了就失掉了根本。
 
【解读】
 
酷吏和阴谋者之所以害人无数,祸国殃民,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们窃取了大权,占据了要津,可以发号施令,迫人就范。反观那些受害者,权力不及或没有权力,应是他们为其所制的关键因素,没有这柄利剑,他们很难斗得过他们。至于那些权位高于他们的受害人,因其正直无邪,不搞阴谋诡计,就疏于对他们的防范和主动进攻,这自会使自己陷于被动;更重要的,酷吏和阴谋者善于骗取最高当权者的信任和支持,有时甚至是最高当权者直接充当幕后黑手。相比之下,那些权位高的受害人还是显得权力不够,身处下风就在所难免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夺人权柄的武三思
 
唐中宗时,武三思极受中宗宠信,地位无人撼动。眼见武三思的骄横不法,曾以强硬手段逼迫武则天让位、扶中宗重掌皇权的五位大臣,张柬之、桓彦范、敬晖、袁恕己和崔玄暲深以为患,于是一再劝谏中宗削夺武三思的官爵。中宗不听,武三思却由此对张柬之等五人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。
 
宣州司士参军郑喑,和武三思素有交情,他因贪赃枉法被通缉,无路可走之时,他便逃到武三思家里避难。郑倍为了讨好武三思,便给他出主意说:
 
“大人高枕无忧,可是忘了还有大敌未除吗?张柬之等五人,迫武则天让位都可一日做到,何况是你呢?应设法将他们一网打尽才是啊。”武三思果然被说中了心事,他恨恨地说:
 
“此五人如今和我为敌,终是大患。我恨不能生吞活剥他们。只是他们立有大功,个个又出将入相,一时之间,我也难以下手,奈何不了他们啊。”
 
郑喑见武三思愁容笼罩,脸色铁青,竟是哈哈一笑。武三思见他如此,惊问道:
 
“我无计可施,你可笑我无能?”郑喑连忙止笑,陪罪说:“惹大人误会,小的罪该万死。”他见武三思神情稍缓,接着献媚说:
 
“大人幸好遇上我,可以转祸为福了,所以我才笑啊。”郑喑紧接着把他的毒计说了一遍,武三思听得连连叫好,最后夸奖他说:
 
“你让我劝皇上明里给他们封王,暗地里却是夺下他们的权柄,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。我前番苦无对策,不敢冒失动手,正是忌惮他们手中的权力啊。倘若他们无权,我收拾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
 
武三思于是联络韦皇后和上官婉儿等同党,多方向中宗皇帝说张柬之等人的坏话。她们危言耸听,诬陷他们恃功狂傲,欲谋不轨,中宗皇帝从此生疑。次,中宗皇帝和武三思商议此事,武三思便趁机说道;
 
“皇后都知道这事了,何况别人呢?我见陛下对他们有情,这才不敢告之陛下呀。此事千真万确,就看陛下如何处理他们了。”中宗面现不忍之色,久不作声,武三思便提议说:
 
“陛下仁爱,不如佯示尊崇封他们为王,如何?只要他们不握有实权,就不足为患了,陛下也可免却不容功臣的非议。”
 
唐中宗亦觉此法一举两得,当即首肯。不久,张柬之等五人都被封王,所有实权都一一被夺;连上朝奏事也被说成怕他们劳苦,只让他们每月初、十五来二次即可。
 
权力一失,张柬之等五人个个成了光杆司令,再无力和武三思抗衡了。武三思运用手中的权力,最后把他们全都害死,其家族也被株连,同遭不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