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不可滥,滥卿人忌。

【原文】
 
情不可滥,滥卿人忌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同情心是不能随便施予的,太随便了就会招人忌恨。
 
【解读】
 
在许多株连无辜的案例中,许多人往往因为同情别人,仗义直言,结果被酷吏和阴谋者所忌恨,由此而致祸。这虽是悲剧,却能见其悲天怜人的可贵之处,令人崇敬。而奸滑之辈,他们总是抱着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的态度,一味明哲保身;那怕事关至亲的生死,他们也昧着良心不管不问。这种人生哲学和处事方法,即使一时保全了自己,可从根本上说,却是助长了酷吏和阴谋者的为恶之势,到头来还是无法自保的—酷吏和阴谋者不彻底根除,灾难随时就会降临在每个人的身上。
 
【事典】
 
无端被陷的王旦
 
王旦是宋真宗一朝的宰相,他为人厚重,办事公正,尤其是他重情重义、生性善良的一面,为许多人所钦敬。
 
翰林学士李宗谔才高品优,王旦十分欣赏他,便在人前多次称赞他说:
 
“李宗谔人才难得,堪为大任,后进诸生超过他的,实在不多啊。”
 
一次,王旦在朝堂之上,见李宗谔脸上愁苦,站立不安,心中颇怪。退朝之后,王旦就问他道:
 
“我见你举止有异,大别常时,你可有心事?”
 
李宗谔极力掩饰,可在王旦的逼问之下,他只好苦涩地说道:
 
“儿女婚嫁,所费颇多,我的俸禄和积蓄远远不够,是以心焦。”王旦怜其清廉,同情地说;
 
“儿女大事,不可偏废,不足之数,我借给你好了。”王旦借钱给李宗谔,他的夫人却有些担心。一次,她在和王旦说家常的时候,有意把话题转到这事上,她说:
 
“你关爱后辈,体恤下属,这本是好事,善善之举。但你身为百官之首,此事让别人得知,别有用心之人便会说你偏袒有私、另有隐情了,这事还是少做的好啊。”王旦笑声朗朗,口道:
 
“我素来行事磊落,问心无愧,别人能说我什么呢?他们又有什么可说呢?我借钱助人,绝无私心,夫人何必想那么多呢?”
 
王旦后来见李宗谔日渐成熟,为了奖掖贤才,提拔后进,他便想提拔李宗谔出任副宰相。为此,他和同为宰相的王钦若商量说:
 
“李宗谔才德皆具,王大人可有异议?”
 
王钦若是个奸诈小人,他出于对李宗谔才识的忌恨,又担心他们二人会结成同伙,对自己不利,心中自是不愿。王旦催问之下,王钦若为了不打草惊蛇,就表示了同意。私下,王钦若却单独晋见真宗皇帝,陷害王旦说:
 
“王旦借给李宗谔不少的钱财,眼见他无力偿还,这才要提拔李宗谔当副宰相。按我朝惯例,如果李宗谔得以上任,朝廷便会赏赐他三千缗,这就足够王旦收回欠债了。他说的好听,说是为国择贤,陛下切不可被他所骗啊。”
 
有了王钦若的馋言在先,其后当王旦奏请真宗皇帝批准此议时,真宗皇帝不仅未准,还当面将王旦斥责了一顿。王旦从此失去了真宗皇帝的信任,王钦若却日渐受宠,权势倍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