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不可托,托则祸伏。

【原文】
 
心不可托,托则祸伏。
 
【翻译】
 
心里话不能全说出来,毫无保留就潜藏着祸患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见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。人际关系的复杂,社会的凶险,这都要求人们凡事不能一厢情愿,一味真诚。对阴险奸诈的人而言,他们往往利用人们疏于防范的心理,将人们所说的真话、心里话,做为他们陷害别人的所谓证据。人们如果敞开心扉﹐言词中难免有不妥之处;即使一点没有,人们的态度和倾向也会流露出来,这在朋友眼里看来无妨的东西,在小人的眼里就大有文章可作了。人又是变化的,人们知道把心里话对亲人朋友讲,也该知道亲人朋友有一天可能变成仇敌,还是要有所保留的;特别是事关利害的话,更不能轻易说出。不授人口实,对自己终是有益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祸从口出的赵安仁
 
赵安仁在宋真宗晚年的时候,担任副宰相。赵安仁心直口快,办事无私,敢于直谏,宋真宗多次夸奖他是难得的忠臣。
 
赵安仁一次被朋友请去赴宴,酒桌之上,他的朋友便对赵安仁说:
 
“皇上对你的直言都赞赏了,可我还要劝你不可一味只讲真话,一无所留。现在人心险诈,世事难料,你如此不知顾忌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早晚都是祸害啊。”
 
赵安仁生性倔强,自不会听他的劝了,他反驳道:
 
“皇上信任于我,我又怎敢欺君?人家对我友善,我还能虚言以待?我对人真诚,自信人能真诚对我,此谓礼尚往来之举,那里象你想象得那么可怕呢?”赵安仁的朋友掷杯于地,叹息着说:
 
“你如此固执,我们也无话可谈了。他日祸起,莫怪我没为你日早谋划。”
 
一日,宋真宗突然把赵安仁召去,说自己想要策立刘贤妃为皇后,问他的看法如何。赵安仁不及多想,开口便说:
 
“皇后之位,尊贵无比,刘贤妃出身低贱,才德不堪,如若此事成真,天下人都会不服,陛下万不可立她为后。”
 
宋真宗对刘贤妃十分宠爱,才会有此打算,今见赵安仁把她说得一无是处,宋真宗大为不快。过了一天,宋真宗把王钦若找来,将赵安仁的话说了一遍,还余气未消地说:
 
“赵安仁自恃直言有功,却是不知他不辨是非,言之太谬。这样的直言,只会误事,又有什么用呢?”
 
王钦若早想扳倒赵安仁了,于是他便火上浇油地说:
 
“皇上待他不薄,刘贤妃又没有得罪他,他怎能说出那种刻薄的话来?我看他是心中有鬼,说不上还和某位皇妃结为一党,这样的好事自不会推举别人了。”
 
王钦若还让宋真宗明日问赵安仁谁当皇后合适,以此来试探赵安仁的用心。宋真宗为他所惑,第二天便把赵安仁召来询问此事。赵安仁丝毫不觉宋真宗态度上的变化,他只凭着一腔忠义,发自内心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他郑重地说:
 
“皇上虚心纳谏,诚乃国之幸事。皇上既有此问,臣思之再三,臣以为皇后之位,非沈德妃莫属。沈德妃乃先朝宰相沈义伦的后代,端庄贤淑,仁德慈爱,定能母仪天下,不负圣恩。”
 
宋真宗又将此话对王钦若说了,王钦若又据此进馋言说:“皇上也许不知道吧,赵安仁从前是沈义伦家的门客,难怪他会那样说了。他假公济私,真是可恶啊。”
 
宋真宗大怒,立即就罢免了赵安仁的副宰相之职。王钦若以此得功,官升一级;刘贤妃后来得立皇后,也对他心存感激,另眼相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