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者寻隙求功。

【原文】
 
能者寻隙求功。
 
【翻译】
 
有能力的人总是寻找别人的漏洞以求取功劳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,一个人若想做到十全十美,没有一点缺点和错误,那是不可能的。有了这个缺憾,酷吏和阴谋者就会大加利用此节,极力搜寻和挖掘他们整治对象某些方面的小的过失和疏漏,进而上纲上线,夸大其辞,治人大罪。应当承认,他们寻隙的功夫和手段是十分了得的,以整人为能的他们,总能准确地找到被整者的“软肋”,再施以重手,想当然地把弥天罪名扣在被整者的头上。这方面,他们如此卖力用心,无不是为了求取功劳;有了这个刺激和奖赏,他们便会更加猖狂。只要统治者在此没有一个根本的改变,以之为功,整人的悲剧就一天也不会停止,株连的厄运就始终会阴魂不散。
 
【事典】
 
借机陷害的吴瑾
 
明英宗朱祁镇1449年七月亲征瓦刺,兵败被俘,郕王朱祁钰即位,是为景帝。一年后英宗被释还朝,复辟之心始终未灭。1457年一月,英宗在大将军石亨等入的拥戴下,趁景帝病重,发动了“夺门之变”,复辟成功,重新当上了皇帝。
 
大将军石亨有此大功,英宗封他为候,后又进爵为公,对他十分宠幸。和他有仇的恭顺候吴瑾见此,又恨又怕,只想寻机离间英宗和石亨的关系,把石亨扳倒。
 
吴瑾四下派人打探石亨的一举一动,却没有什么把柄抓在他的手里。时间一长,吴瑾十分焦虑,于是他把密友抚宁伯朱永找来,商量此事。吴瑾开门见山地说:
 
“我和石亨势不两立,我不整他,他必整我。现在他位高权重,不可一世;我又抓不到他的错处,这事恐怕夜长梦多,你说该如何是好?”朱永皱眉多时,忽道:
 
“一个人终有他的错处,哪里会找不到呢?近来他新盖一府邸,豪华气派,宏伟非常,远逾王府了,这不是他最大的毛病吗?你若向皇上参他个僭越之罪,皇上能无动于衷吗?”
 
吴瑾嘴上说好,口中却道:
 
“皇上宠幸于他,只怕我当面说他的坏话。反而会令皇上厌恶。再说,这也不算太大的毛病,若无恰当时机,效果怕是不大。”二人商议多时,吴瑾为了稳妥起见,决定暂不进言,以后见机行事。
 
一天,英宗闲来无聊,让吴瑾和朱永陪伴,登上了凤翔楼。英宗一眼便见石亨的府邸富丽壮观,于是他明知故问地问二人说:
 
“想不到宫城之外,竞有这等气派的房屋,你们可知这是何人所建吗?”
 
吴瑾和朱永相视一眼,会意一笑。他们已在英宗的言语中听出了不满之意,吴瑾认为时机已到,于是故作高声说:
 
“此宅这般气势,直逼皇宫,不用问,这一定是王府了。”英宗摇头不语。
 
吴瑾这会就势又说:
 
“不是王府,谁又能有这样的胆子,敢僭越造屋呢?此人如此狂妄无忌,莫非他想造反吗?”英宗眉头一紧,似是深有触动。朱永在旁也煽风点火说:
 
“不是王府,也许是那位大功臣的住宅吧。即使他有天大的功劳,也不该这样居功犯制。他不知自敛,明目张胆地如此行事,背地里他会做什么,更让人不敢想象。”
 
二人一唱一合,句句击中了英宗的忌讳之处。石亨立有大功,英宗担心的就是他恃功自傲,功高震主;如今听二人一说,英宗似是从石亨的府邸上,感受到了这种威胁。从此,英宗对石亨态度立变,再也不信任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