饵之以逮,事无悖矣。

【原文】
 
饵之以逮,事无悖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引诱他们上钩再据此把他们逮捕,事情就没有悖理之说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多数的冤案,表面上人证物证俱在,看似合理合法,挑不出什么毛病,这正是冤案制造者的狡猾之处。他们所干的阴谋勾当,自知见不得人,说不过去,为了欺骗舆论,误导人心,他们总要做一番表面文章的。否则,他们的假面目不打自招,无异于自绝于天下,这也是他们所不情愿的。于是,设下陷阱,引1诱别人上当,让他自投罗网,这个所谓高明的害人方法就出笼了。它可让人造成事实,百口莫辨,别人又无可指责,害人最是直接和有效,害人者无不对之十分看重,屡屡施出。人们不识其奸,一旦中计,后果就十分凶险和严重,解脱罪名的机会也很小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武惠妃的杀招
 
唐玄宗时,后来居上受宠的武惠妃,为了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孝王李瑁当上太子,可谓用尽了阴谋手段。
 
一日,玄宗看见武惠妃暗中哭泣,询问之下,武惠妃故作哀求之状,跪在玄宗面前,哽咽着说:
 
“陛下若不想我和瑁儿惨死,就救救我们母子吧。”玄宗大惊,忙道:
 
“爱妃何出此言?有我在此,谁还敢动你们分毫?”
 
武惠妃接着诬陷说:
 
“太子和鄂王、光王结成死党,他们嫉妒我们母子受陛下宠爱,将要杀害我们,随时都会下手。我怕陛下为此忧心,本不想告之陛下,可是此事非比寻常,只求陛下搭救了。”
 
玄宗不等武惠妃把话说完,已是暴跳如雷,怒气冲天。他不问青红皂白,便要废黜太子李瑛的太子之位,鄂王李瑶、光王李据,也要一并治罪。宰相张九龄一闻此事,急忙入宫进谏说:
 
“此事无凭无证,陛下怎能轻信呢?再说,陛下登基日久。太子和二位皇子从没有离开过深宫,他们所受陛下的教诲甚深,怎会做此大逆不道之事?他们成人不易,陛下又向来对他们十分关爱,如今盛怒之下要废弃他们,只怕陛下日后也要后悔啊。”
 
张九龄苦谏之下,唐玄宗才饶了他们。武惠妃见此计不成,深恨张九龄坏了她的好事,为了阴谋得逞,她暂时压下怒气,派人拉拢张九龄,劝他不要参与此事。张九龄不为所动,武惠妃所派的那人便说:
 
“大人和惠妃娘娘作对,小人以为这是不智之举啊。惠妃娘娘在皇上面前说一不二,大人就不为自己的前程着想吗?此刻若是大人施以援手,不但大人地位可以永保,就是大人的子孙后代也无可忧虑了,大人何必为了别人而不念这一切呢?”张九龄冷声说:
 
“废立之事,岂能做为交易?我乃出于公心,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惠妃娘娘如要怪罪,老朽也只能领罪了。”
 
武惠妃见张九龄不肯就范,她只好暂时按兵不动。后来张九龄被奸臣李林甫陷害,被贬离京,武惠妃没有了顾忌,她又蠢蠢欲动了。
 
有了上次的教训,武惠妃决定改换招法,她一时无策,于是和自己的私党商议。她的私党有的便开口说:
 
“没有真凭实据,是很难置他们于死地的。他们是皇上的亲生儿子不说,就是外人也不会轻易相信。可太子他们循规蹈矩,不要说谋反,就是一点小过错都难以挑出,这事实在是太难办了。”
 
另有人建议说:
 
“如今之计,只有让他们造成谋反的事实了。娘娘何不设下圈套,找一个理由骗他们带武器入宫,这样一来,娘娘对皇上指证他们谋反,皇上自会相信。”武惠妃笑着点头,口道:
 
“到时他们纵是浑身是嘴,只要我不承认,谁还会相信他们的话呢?如此不仅可让他失去太子之位,他们的命也难保了,这才是斩草除根的妙法呀。”
 
武惠妃马上采取了行动。她以宫中有贼,请太子和鄂王、光王携带武器,入宫救驾的名义,骗得三人全身披挂、各执利器直闯入宫。武惠妃又对玄宗说三人谋反,已是杀进宫来;玄宗派人看视,果如所说。于是唐玄宗便认定他们谋反为真,先是把李瑛废去太子之位,和鄂王李瑶、光王李据同时贬为庶人,接着又将他们全都赐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