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宠有初,鲜有终者;吉凶无常,智者少祸。

【原文】
 
荣宠有初,鲜有终者;吉凶无常,智者少祸。
 
【翻译】
 
显达和宠幸有开始的时候,能保持到最后的就很少了;吉利和凶险没有不变的,有智慧的人才能减少祸事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富不过三代。审视历史,那些大富大贵之家,纵是极盛一时,也不过是昙花一现,遂即湮灭。由此可见,人们所追求的长盛不衰,是多么困难的事了。这其中固有自然、客观的原因,有物极必反的原因,但现实,主观的人为因素却不可忽视。创业之初,人们兢兢业业,舍生忘死,有着远大的理想和目标;成功之后,人们的惰性,富贵的侵袭,权力腐蚀,一般人对此是难以抵御的。他们往往变得骄狂、放纵和失去理智,再无进取的动力和谨慎之心,行事自然不合时宜和有违法理。如此一来,走向事情的反面,天怨人弃,便是他们的必然结局。与之相反,有智慧的人能顺应时势的变化,能预知成功之后所面临的种种风险,故而扬长避短,谨小慎微,防范在先。他们不遭祸事,也就绝非侥幸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梁孝王的醒悟
 
汉景帝在位时,对他的弟弟梁孝王刘武十分器重,曾不止一次地说将来要把皇位传给他。窦太后更是偏爱梁孝王,对其要求无不应承。为此,梁孝王渐渐骄狂起来,野心也日益膨胀。
 
吴楚之乱时,梁孝王抗拒叛军有功。事后,他受朝廷重赏,更加得意忘形了。他手下的两个近臣公孙诡,羊胜便向梁孝王进言,公开向朝廷求取皇位继承人的明谕。梁孝王虽没有马上答应,却任其所为,致使朝中大臣屡受公孙诡、羊胜的威胁,有的还因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为其所杀。朝廷重臣袁盎,便是因为不肯向景帝建议立梁孝王为皇位继承人,他们就派刺客将他杀害。
 
景帝侦知此事,派人到梁国捉拿公孙诡、羊胜。梁孝王把二人藏匿府中,景帝使臣遍寻不见,此事陷于停顿。
 
梁国中大夫韩安国于是求见梁孝王,流着眼泪对他说:
 
“羊胜和公孙诡罪行累累,现在仍没有捕获,我真替大王担忧啊。都怪我办事不利,请赐我一死。”
 
梁孝王一愣,忙道:
 
“此事与你何干?你又为我担心什么呢?”
 
韩安国说:
 
“大王乃皇上亲弟,又深得太后的宠爱,臣以为这并不可恃。只怕荣华不保,富贵不在,就在眼前了。”
 
梁孝王脸上动怒,厉声道:
 
“你危言耸听,可是为朝廷当说客不成?”韩安国流泪再道:
 
“敢问大王,大王和皇上的关系,比当年高祖皇帝刘邦与太上皇的关系如何?比皇上与临江王关系又怎样?”
 
梁孝王沉吟片刻,只好道:
 
“他们都是亲父子,我自然不如了。”
 
韩安国说:
 
“这就是了,可高祖皇帝当年却说,打下天下的是他自己,太上皇也因此不能过问朝政。临江王的母亲栗姬,出言不逊,自杀身死。按理说他们都不该有此结果,可事实就是这样,这就是治天下不能因私乱公的道理啊!”
 
梁孝王心中一震,韩安国见其动容,又进一步规劝道:
 
“如今大王重用奸人,不遵法度,皇上看在太后的面子上才暂时容忍;一但太后百年之后,大王又指望什么保住富贵呢?何况天威难测,皇上若是真的翻脸无情,不念兄弟情谊,太后又怎会保得住大王呢?所以说一切都要靠大王自己,大王聪明睿智,自不会为了二个身边小人犯险吧?”
 
梁孝王久坐无言,脸色几变。他最后走到韩安国的面前,动容说:
 
“你说得对,本王险些走上了不归路啊。”
 
梁孝王迷途知返,交出了公孙诡、羊胜。韩安国也因劝谏有功,受到了汉景帝的嘉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