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宠非命,谋之而后善;吉凶择人,慎之方消愆。

【原文】
 
荣宠非命,谋之而后善;吉凶择人,慎之方消愆。
 
【翻译】
 
显达和宠幸不是命里就有的,先有谋划后才有成;吉利和凶险是选择人的,谨慎小心才能消灾免祸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荣华富贵、吉凶祸福,人们常常以天意来解释在此的得失,其实,这只是人们自我安慰、推卸责任的一种方法,有头脑的人
 
是不会当真的。好处人人想要,祸事人人想避,若想在此有所成就,没有过人的心智和手段,实在是无法想象的。历史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,那些成大事者无一不是智谋超群的人物,他们不仅工于谋划,获取富责,且能知止当止,小心保有富责。他们总能战胜人性的弱点,而不是随波逐流,放任自己。而那些浅薄之人,却不能做到这一点了,他们不居安思危,得志便猖狂,祸事便由此滋生。至到祸不可解,一切也就化为乌有。
 
【事典】
 
邓绥的贤德
 
东汉和帝的皇后邓绥,在历史上是一代有名的贤后。她深受和帝宠幸,为大臣们敬重。还以皇太后的身份,先后辅助婴儿幼帝主持朝政二十余年,天下人无不称颂其贤德。
 
邓绥初入宫时,只是汉和帝的贵人。因她是东汉开国功臣邓禹的孙女,人又长得俊美,善解人意,和帝便特别喜欢她。一次她有病在身,和帝便破例让她的母亲、兄弟入宫探视,并说不受时间限制。如此殊荣,邓绥却辞谢了,她对汉和帝说:
 
“皇上宠幸与我,贱妾更该洁身自爱。后宫乃朝廷禁地,外人是不能逗留长久的。”
 
邓绥的兄弟对此不满,他怨气冲天地对姐姐说:
 
“皇上既有明示,姐姐何必多此一举呢?我们乃功臣之后,姐姐又深得皇上的宠爱,姐姐还怕什么呢?”
 
邓绥叹息一声,说:
 
“你所说的,正是姐姐担心之处啊。先辈求取富贵不易,我们保有这份荣誉,能不处处小心吗?宫中向来多事,皇上又素喜猜忌,如果我们做事张狂,恃宠而骄,只能授人以柄,让别人做为攻击我们的口实了。我们的富贵还能有吗?再说,纵然皇上始终厚待于我,有朝一日,别人也会这样待我们吗?如果
 
我们自己不早作安排,以求人望,终究是无法久长的。”
 
有此心智,邓绥行事便与众人不同。她小心侍奉当时的皇后阴氏;对待宫中的奴婢,她也从不苛责,加之以恩。平日她总是朴素无华,不着艳装;更难得的是,既使阴皇后忌恨于她,她也不以为怪。
 
邓绥侍女说她过于软弱,她一笑置之。别的妃嫔只当她软弱可欺,她便处处躲让。和帝为此大为感叹,对她说:
 
“你的贤德无人可及了,怎会这样呢?”
 
邓绥连称不敢,小心回道:
 
“贱臣深受皇上宠幸,难到是无缘无故的吗?皇上圣明,臣子才会贤达。若能不让皇上分心他顾,贱妾就知足了。”
 
和帝听此,对她的宠幸更深了。
 
与邓绥相反,阴皇后却处处争锋,既使对和帝,她也不知退让。和帝对她忍无可忍,终把她废掉,并要立邓绥为后。面对这别人梦寐以求的好事,邓绥却保持清醒的头脑,她思之再三,不惜称病以辞。
 
邓绥的母亲入宫劝邓绥改变主意,邓绥这才说出心意:“一但为后,可谓宠之极了,我是怕因我之故,连累了咱家的声名。事实上,要想宠而不衰的,又有几个呢?”
 
她的母亲说:
 
“你既知此中利害,又有什么担心的呢?我是怕你违逆了皇上,让众大臣失望啊。”
 
邓绥接受了母亲的劝告。她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乂严禁兄弟侄子干政,她的声誉越来越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