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不乏人,荣之方久,贤者自苦亦惠嗣。

【原文】
 
后不乏人,荣之方久,贤者自苦亦惠嗣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后代不缺乏人材,显达才可持久,贤明的人情愿自己吃苦也要惠及后人。
 
【解读】
 
显达及远、富贵相传,这是人人都盼望的。对那些身享富贵的人来说,这种愿望就更强烈了。他们深知富贵的好处和获取富责的艰辛,自不愿意自己的子孙把这一切葬送。在此,每个人对儿女的教育都是不同的,其效果也有着显著的差异。贪婪者以搜刮为能,以自私为训,其子孙只会产生出一批纨绔子弟。贤明者知足常乐,以德育人,自甘其苦,言传身教,这对子孙的影响就深刻多了,他们长大后才能独档一面,真正担得起重任,肩负起光耀门庭的责任,并发扬光大。
 
【事典】
 
岑文本的家教
 
唐太宗时,岑文本以一介书生的身份,凭其出众的才华,步步升迁,最后被委以宰相的高位。上任之初,朝中大臣纷纷作贺,他家一时车马不绝,门庭若市。
 
岑文本对此不喜反忧,他对前来作贺的人说:
 
“我刚刚上任,一无政绩,二无贤德,有什么可以祝贺的呢?我今天只接受你们的警告,好听的话就不要说了。”
 
岑文本的家人见众人悻悻而去,都责怪他不近人情,岑文本便开导他们说:
 
“他们虽是好心,却也难免其中有势利小人,借此攀附。如若皇上借此观察于我,我如此声张,还会有好结果吗?你们要切记:一个人万不可得意忘形,更不可失去应有的警惕;凡事取之实难,失去却在一夜之间啊。”
 
岑文本的家人自觉门庭高了,便劝岑文本另置大屋,多购产业。岑文本的妻子为此反复说过多次,岑文本就是不肯。他的妻子气得一天不吃饭,还发牢骚说:
 
“你得此高位,就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子孙谋划啊。现在人人都是这样,你自作清高,苦了自己,还要苦了孩子,遭人讥笑,这是何苦呢?”
 
岑文本把子女都招到妻子床前,苦口婆心道:
 
“你所说的,都是俗人之见,近则有利,远则有害。想我本是一个读书人,两手空空来到京师,本没有想到得此高位。这固是皇上恩典,也是我勤勉不懈之果。由此可见,一个人出身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勇于任事、才学为本。我深知此中真意,颇有心得,又怎会学那凡夫俗子之举,广置产业、富贵而骄呢?这只能让你们养尊处优,无有忧患,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,对你们的将来,这才是真正的祸患,我怎忍心这样做呢?还望你们明白此中道理,不要再怨怪我了。”
 
家人深受教育,妻子也理解他了。岑文本特别高兴,他说:“我不置产业,是以子孙为业,这才是最值得炫耀的。”
 
他这般清醒,唐太宗也对他另眼看待,宠幸不衰。岑文本死后,朝延又给他在帝陵陪葬的崇高荣誉,以示褒奖。到了唐睿宗时,他孙子一辈的人中,位居高位的达数十人之多,是当时最显赫的家族之一,倍受世人的艳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