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无定主,百变以悦其君。

【原文】
 
官无定主,百变以悦其君。
 
【翻译】
 
官位没有固定不变的主人,用机智多变取悦他的君主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一朝天子一朝臣,在风云变幻,复杂多事的官场,要想屹立不倒,保享荣华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不同的君主和上司,他们的性格、爱好、主张都是不同的,何况去旧纳新任用私人、又最为新主子所奉行。如此难为之事,历史上偏偏有“不倒翁”屡屡打破这一惯例,他们不仅没因时代的变迁而被淘汰,却每每更进一步,因祸得福,令人惊羡。其实,此中的秘密也不难破解,那就是一个“变”字。他们没有固定的政治立场,一切以私利的得失为自己的行事标准。对于是非善恶,他们是不加理喻的,无论谁当了他的主子,他都百般奉迎,竭尽讨好。这方面的功夫,他们又最为了得,得心应手,并不乏一些聪明机智。这在喜欢奉承,好大喜功的主子看来,他们如此乖顺、善解人意,不喜欢他们都难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荣宠不衰的叔孙通
 
秦始皇时,叔孙通以博士的头街为秦朝效力。他见始皇帝残忍暴戾,便事事不去争先,惟恐风头盖过了自己的同僚。他的一位好友不以为意,劝他说:
 
“国家一统,我等博学之人,怎能不求上进,委委缩缩呢?再说,争强好胜,不甘人下,始终是你的性格。你变得如此模样,可是为何?”
 
叔孙通被逼无奈,方道:
 
“始皇帝刚愎自用,自以为能,我看他并不是真正看重我们读书人。如此一来,我又怎敢以博学炫耀呢?倘若有变,那注定是要遭殃的。”
 
他的好友认为他胆小怕事,不堪为友,便断决了和他的往来。叔孙通叹息过后,比先前更谨慎了,索性和别的朋友也少有交往。他的小心没有白费,秦始皇搞焚书抗儒,坑的博士人数多达四百六十余人,他却幸免于难。
 
秦二世时,陈胜、吴广造反之后,秦二世为此召来叔孙通等一帮博士相商。那些博士七嘴八舌,纷纷劝说秦二世武力讨伐,还各出奇计,互不相让。
 
叔孙通冷眼旁观,见秦二世眉头紧锁,越听越是脸色阴沉。他略一思特,便知秦二世自欺欺人,他是不肯承认百姓会起兵反对他。他于是上前,故作高声说:
 
“有人造反,这纯是谣传,谁会相信呢?皇上圣明,恩泽惠及天下,官吏勤政,百姓人人自安。既使有些鼠窃狗盗之徒,当地的官使也早将他们捕杀尽了,还用我们多此一举吗?”
 
此语正中秦二世的下怀,他怒喝着将说是造反的博士们押下法办,掉过头来,他笑脸重赏叔孙通,还让他官升一级。
 
有人怪他不顾事实,只是献媚,他长长一叹说:
 
“保全富贵,怎能无所变通呢?皇上昏庸,不喜真言,我只好如此,岂是我的本意?”
 
他看出秦二世已不可救药,便于当夜逃出咸阳,投奔陈胜、吴广那里了。陈胜、吴广失败后,他先后投奔过项梁、义帝、项羽、最后才投靠到刘邦的门下。由于他投机钻营,随机应变,这些完全不同的主子,他都能侍奉得周到如意,人人赞赏。他自己也捞得荣华不衰,富贵常在,一直到汉惠帝时仍是朝中重臣,荣宠不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