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有幸臣,无由亦须结纳。

【原文】
 
君有幸臣,无由亦须结纳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君主都有宠幸的臣子,没有什么原由也必须和他们结交来往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中人,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,和各方面的关系都要搞好,这不仅是必要的,也是由官场复杂性所决定的。讨好君主固然重要,君主宠幸的人也必须交结。他们在君主面前说一不二,很有发言权,倘若把他们得罪了,他们日夜在君主面前进谗,即使君主再信任于你,日久也会动摇的。何况君主宠幸之人,大多是贪婪谄媚之徒,如若舍些钱财,自会把他们的嘴封住。他们纵是不说好话,只要不构陷于人,也会少生事端,免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这是固荣保宠防患于未然的方法,其效用是长远的,不容忽视。
 
【事典】
 
行贿的杜预
 
杜预是西晋初年的名臣,他力主伐吴,又领兵攻克江陵,在西晋统一大业中居功至伟,深得晋武帝的宠信。他著有《春秋左氏经传集解》由于他文武全才,入称“杜武库”。
 
令人奇怪的是,似他这样的权臣,每到逢年过节,总要亲自打点礼品,给晋武帝身边的宠臣送去,还附上他亲书的慰问信,信中谦恭已极,不时有肉麻的吹棒。
 
杜预的家人大为不解,对他说:
 
“大人位高权重,并不有求于他们,这般无由送礼,还无端致书,大人何必这样呢?你莫非怕了他们不成?”
 
杜预厉声斥责他们,并不作答,家人对他的怨怪越来越深了。
 
一次杜预到外地办事,他又采买了许多贵重的礼物,随行的亲信见他又要送礼于人,于是大着胆子说:
 
“大人自贬身价,送礼给那些无用之人。我们都为大人不值啊。大人怎会干这种吃亏的事呢?”
 
杜预哈哈一笑,他说:
 
“在你们眼里,难到只有皇上才有用,是不是?你们大错特错了。”
 
他随后耐心解释说:
 
“我无求于他们,我只是怕他们无端陷害我呀。他们虽是有的官阶不高,可他们深受皇上宠幸,万一说起我的坏话来,皇上能不信吗?现在没事的时候,我不与他们套交情,一但他们认为我不屑和他们来往,弄出事来,到那时我就是花上再多的钱财也无用了。”
 
杜预的随从不禁叹服说:
 
“大人如此慎重,深谋远虑,我们哪里想得到呢?”
 
晋武帝后来耽于玩乐,日渐昏庸。有功之臣每每被人诬告,不胜其苦。他们见只有杜预平安无事,便向他请教此中学问。杜预不肯明说,只暗中指点道:
 
“得罪人的事,那是不可避免的,只要皇上周围的人为我说好话,为我争辩,那么皇上便只能听到关于是我的好话了,我还会有什么麻烦吗?”
 
其他人受此启发,照此办理,果然风波很快平息。他们向杜预致谢,杜预只说:
 
“我们得来富贵不易,凡事都要小心。否则因小失大,那才是最令人痛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