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孰无亲,罪人慎察其宗。

【原文】
 
人孰无亲,罪人慎察其宗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谁都有三亲六故,惩罚人的时候一定要仔细审察他的家族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打狗看主人。封建官场,关系网是无处不在的。如果就事论事,不把此中厉害考虑在内,势必会因此结怨他人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正所谓看人下莱碟,所以不同的人,就得区别对待。他本人或不足虑,可他身后的背景就不能忽视。许多人或是刚直不阿,或是失之考察,往往在此致祸。这是封建制度本身所固有的弊端,决不是几个清天大老爷就能消除的。人们在此谨小慎微,有时故作糊涂,不仅出于无奈,也是出于对自身的维护和富贵的保全。
 
【事典】
 
韩安国的判词
 
汉武帝时,大臣窦婴和丞相田蚡发生争执,起因意是为了要不要给灌夫将军定罪。这本是小事一桩,只因双方身份特殊,牵扯面广,竟惊动汉武帝,决定将此事在朝堂上公开议处。朝中大臣齐聚殿上,没有抢先评叛是非。他们知道,窦婴是武帝的表舅,他的姑姑便是武帝的祖母窦太皇太后。田蚡也是个厉害角色,他是武帝的亲舅舅,他的姐姐是武帝的母亲王太后。他们都是皇亲国戚,谁又能惹得起呢?只怕一言不慎,就要人头落地了。
 
汉武帝见众人无言,很是不快,他鼓励臣下说:
 
“国有国法,你们但可直抒胸臆,以法论断是非。至于言语之间,有何不当,我一律不加怪罪。”
 
皇上虽有此说,众大臣还是无人相信,只是沉默。汉武帝急了﹐他指名让掌管监察,执法之事的御史大夫韩安国发言,还警告他说:
 
“这是你的职责所在,别人不肯先说,你应该为人表率。此事若议不出个明确结果,惟你是问。”
 
汉武帝的苛责,声色俱厉。韩安国上前叩首,心中却是加紧盘算如何作答。他知道此案错在田蚡,分明是他挟嫌报复,窦婴并无过错。可是如今太皇太后己死,窦婴也失势免官在家,若是据实以答,势必得罪如日中天的田蚡,这是万万不能的。若是当面向着田蚡说话,也是不妥,谁知道窦婴日后会不会东山再起呢?
 
韩安国左思右想,很快镇定下来,他决定双方都不得罪,于是说:
 
“灌夫乃是一个武夫,窦大人和田丞相为此争执,臣下以为太不值了。若是非要辩出个是非,那也只是灌夫一人的过错。窦大人说灌夫为国立有大功,只是酒后乱性,不必处死,这话是正确的。田丞相说灌夫素有劣迹,欺凌百姓,横行无忌,这也是实情。皇上英明睿智,臣下不敢专断;此事又关及皇上的至亲,臣下以为此乃皇上的家事,别人怎能过问呢?”
 
韩安国此言一出,众大臣似被点醒,纷纷以皇上家事为由,请皇。上明断。汉武帝自度此言有理,也就不难为众人了。
 
结果还是后来者居上,窦婴、灌夫被处死,田蚡占尽了上风。不久,田蚡终因作恶多端,惊恐而亡。韩安国由于自己的“聪明”,不仅保住了富贵,毫发无损,却还受到了汉武帝的嘉奖,日后又屡有升迁,荣宠日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