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有贤愚,任人勿求过已。

【原文】
 
人有贤愚,任人勿求过已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人有贤明和愚蠹之别,任用人不要要求他们的才能高过自己。
 
【解读】
 
权力是荣华富责的基石。没有了权力,荣华富贵便无从谈起;即使家财无数,也只能算个土财主,家财也没有根本的保障。所以对掌权者而言,他们无不是为了永享富贵而力保权位不失的。这其中,那些碌碌无能之辈,窃居高位,便不惜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,在用人上故意选用那些无才无德的人,做为自己的助手和手下,以便易于驾驭,对自己构不成威胁。否则,在这些人眼里,手下人如果高过自己,比自已还精明,自己便有被取而代之的危险了,这是必须要防范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孙近的意外升迁
 
宋高宗时,孙近在朝中只是个小人物。他才学不佳,为人卑鄙,只有一副贱骨头,所以人多不耻,正直之士更是屡屡上书,请求把他逐出朝廷。
 
孙近对此并不担心,反而加紧了巴结当时的宰相秦桧。孙近的家人劝他不要痴心妄想,还对他说:
 
“人人都看你不上,何况是宰相大人呢?你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”
 
孙近别无所长,对秦桧的了解却超出常人,他胸有成竹地说:
 
“秦桧其人,任人唯亲,嫉贤妒能,只要对他忠心报效,卖身投靠,他是无不欢迎的。如果我才能出众,颇有人望,在他那里,就不是什么优点了。似我这般,他才是最放心的。”
 
孙近为了讨好秦桧,每逢秦桧的卖国主张遭到群臣的反对时,他总是第一个表示拥护,还多次和群臣争辩,几次竟被群臣打伤。有人说他是秦桧的死党,他还矢口否认,只说:
 
“秦丞相知谋高远,岂是我等小辈所能体悟?他们不识大体,侮辱丞相,我实在看之不过,出于道义才仗义直言。如果秦丞相有什么过失,我是一样会指出来的。”
 
孙近的所作所为,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他的真实嘴脸,秦桧自不例外。好在有此人相帮,他倒少了许多麻烦,心中不禁看好了他。为了稳妥起见,秦桧在一次朝堂上故意羞辱于他。以看他是否绝对服从,安全可靠。秦桧先是嘲笑了孙近的相貌丑陋,接着阴声怪气地说:
 
“孙大人如此模样,纵有大才,也不配在朝伴君,孙大人何不速速请辞呢?”
 
满朝文武俱是起哄附和,孙近察颜观色,认定秦桧是在试探自己,为表忠心,他当场就写请辞报告,亲手交给了秦桧。
 
回到家中,孙近的家人无不埋怨于他,孙近却不紧不慢地说:
 
“我的官运来了,何来愁苦呢?秦丞相有此动作,想必青睐于我,又心有余悸,故出此策。我不违于他,且在大庭广众,他定会再无顾虑了。”
 
过了几日,没有任何动静,孙近也不免有些忐忑不安。这日上朝,孙近心事重重,忽听皇上颁下圣旨,竟是宣布让他当了副宰相。不仅孙近疑是听错,朝中大臣也不敢当真,呆若木鸡。此时秦桧便越众上前,对众人解释说:
 
“孙近为官不求进,任事不求功,皇上念其忠心为国,故有此旨。老夫得此强助,也是深感欣慰。”
 
秦桧说罢,心中很是快意。原来皇上曾提出几个副宰相人选,秦桧都以为他们才能卓越,生怕由此显出自己的无能,更怕他们和已争权,所以才把孙近推出,在皇上面前极尽美言。有了秦桧的坚持,皇上又依赖宠幸于他,便只好答应了。倒是孙近捡了个大便宜。如此高位他想都没有想到。秦桧的苦心却也见效,孙近从此唯秦桧之命是从,奴颜婢膝,绝不争权,秦桧大权独揽,更无后顾之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