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所众羡,亦引众怨。示上以足,示下以惠,怨自削减。

【原文】
 
荣所众羡,亦引众怨。示上以足,示下以惠,怨自削减。
 
【翻译】
 
显达为众人所羡慕,也能引发众人的怨恨。对上司要表示心满意足,对手下要施以恩惠,怨恨自然就会减少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荣宠带来的副面作用是不可低估的。它一方面树大招风,易招人陷;另一方面,会让上司有所猜疑,动摇根本。这二方面解决不好,荣宠就会随时失去,直至家破人亡。有此原因,聪明的人便不会高枕无忧了。他们先是对上司表示再无进取之心,以打消上司尾大不掉的担忧。后是广结人缘,让自己的手下也能得到一些好处和实惠,不让他们因为忌恨自己而有非份之想。这样做是必须的,也是讲究手段和方法的。荣宠取之于上,亦依赖于下,它决不是孤立的。同样,好的手段和巧妙的方法,也不是直来直去就能相比的。它能使人在此不露行迹,直指人心,从而收到最佳的效果。
 
【事典】
 
以退为进的韦世康
 
隋文帝时,韦世康在吏部任职,他性格沉稳,对上恭敬,对下礼遇,凡事从不造次,必深思熟虑方付诸行动,故而深得隋文帝和众大臣的好评,朝中历次大的风波都没有波及他。
 
更绝的是,韦世康每每在别人称颂他时,常常会莫名其妙地递上辞呈,且态度坚决,毫不恋栈。隋文帝十分信任他,坚决不许。一次,韦世康被皇上嘉奖之后,他又故技重施,递上请辞报告,隋文帝不解地问:
 
“你屡次求退,可是我慢待于你吗?”韦世康连称不敢,只道:
 
“皇上宠幸与我,小臣万死不能相报。小臣只是荣宠在身,却怕人有怨怪,无端进谗,到时皇上就要大伤脑筋,岂不是小臣的罪过?还不如早退的好。”
 
隋文帝见他说得一片挚诚,深为感动,自是百般劝慰。
 
韦世康的儿子贪恋富贵,生怕父亲真的弃官不做,自取其苦,他便对父亲说:
 
“人没有甘受贫穷的,父亲怎会屡屡请辞呢?父亲就是真的辞官不做,难到就会平安无事了吗?只怕到时沦为平民,更会任人宰割,祸事横生了。”
 
韦世康听之不语,良久方道:
 
“为官的学问,岂是你所知晓的?你只见富贵的好处,却见不到富贵的坏处。我每进一步,官升一级,虽是风光,却也离凶险近了。人们的忌恨也多了,这些都隐藏在人们的笑脸背后,看不到这些,日后必有祸患,我这是在尽力补救啊。”
 
韦世康的下属,起初对他十分畏惧。韦世康不苟言笑的作风,使得他们心有所忌,难得坦诚相见。韦世康在一次皇上奖赏之后,用全部赏金筹办礼物,还设宴招待他们,他在宴会上说:
 
“皇上奖赏于我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各位办事尽力,荣誉应该属于大家。礼物大伙分了,万勿推辞;我们今天一醉方休,不醉不归。”
 
他故意喝得酩酊大醉,和下属不拘礼仪,尽情调笑。赴宴的人们感其恩惠,对他多了许多亲近。以后办起事来,不仅尽心尽力,还主动献计献策,为韦世康赢取了更多晋身的资本。
 
当时天下共设四个总管,隋文帝的三个儿子各居其一。荆州总管出现空缺,因为这个位置十分重要,一时朝中大臣人人欲得,争夺得十分激烈。最后,隋文帝还是选择了韦世康担此重任。他的理由倒也简单,他在宣布此决定时,公开说:
 
“韦世康屡屡求退,可见其毫无野心,值得信任。他不慕权势,自会把心思全用在政事之上,又有谁像他这样呢?你们若是不服,自可站出来一辩。”
 
当时群臣皆三呼万岁,没有人敢提出异议。他们暗中自比,也觉得自愧不如韦世康,更是没有勇气出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