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仇必去,小人勿轻,祸不可伏。

【原文】
 
大仇必去,小人勿轻,祸不可伏。
 
【翻译】
 
大的仇人,一定要铲除,无耻小人不要轻视,祸患就不能隐藏。
 
【解读】
 
荣宠之人,最易忘乎所以,放松警惕,从而让别人有机可乘,借以攻击。这其中,他的仇人和那些小人最需小心防范。仇人无时不想置他死地。他荣宠日深,仇人愈是愤怒,愈是加快了他复仇的步伐;也易给仇人抓住把柄,授人口实。小人更是难缠,他们忌恨心最强,也最没有心肝,也许你不小心地一句话剌伤了他,他便会不顾一切地诬告你,陷害你,令人真假难辨,不得安宁。仇人不除终是祸患,轻视小人往往阴沟里翻船,历史上许多大人物命丧于此,这方面的教训是深刻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告发英布的小人
 
汉朝立国后,韩信、彭越先后被杀,淮南王英布大为恐慌。为防不测,他暗中布置军队又多方打探,惟求自保。
 
英布紧张忙碌之时,他宠幸的一个姬妾偏偏病了,便出宫就医。不巧医生家的对门就是英布的近臣贲赫的家,贲赫于是趁机对那位姬妾大献殷勤,不仅多有馈赠,还留他在医生家里一同饮酒。
 
那位医生对此生怕英布怪罪,遂劝阻贲赫说:
 
“淮南王素是疑心极重,如今你不避嫌疑,和他姬妾来往,不是自找麻烦吗?若是一但有事,只怕我们都性命不保了。”
 
贲赫是个十足的小人,他早就贪恋那位姬妾的美貌,又自恃英布自顾不暇,遂威逼医生不许多言,他还恐吓医生说:
 
“如今淮南王军务繁忙,不日内将有大事发生,此等小事,他都交付我来办理。你若胡说八道,我第一个便拿你治罪。”
 
医生畏惧他的权势,只能听之任之,不敢多说一句。
 
贲赫取悦姬妾,那位姬妾很觉受用,回去之后便在英布面前夸奖他。英布暗觉可疑,嘴上不说,却暗中派人跟踪她。这日他们又在医生家饮酒,那位探子便回报了英布。
 
等到姬妾回来,英布立时发作起来,他骂姬妾不忠,更要派人逮捕贲赫。那位姬妾于是哭诉道:
 
“我们之间,绝无苟合之事。我见他是大王的近臣,大王眼下又是用人之际,故而虚与委蛇,以为大王收取人心。大王倘若横生技节,不仅玷污了贱妾的清白,对大王声誉有损,也会逼迫他狗急跳墙,干出意想不到的事来,这对大王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
 
好说歹说,英布总算暂压怒气,没有立即动手。贲赫得此讯息,他心中有鬼,便马上逃了出来。为了报复英布,献宠邀功,他直奔刘邦那里,告发英布谋反。英布一知此事,怒骂贲赫不止,无奈被迫起兵,最终惨败身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