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朝酷吏来俊臣、万国俊所撰的《罗织经》,是一部专讲罗织罪名、角谋斗智的书籍。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,它是一道独特的“风景”,一次必然的孽生,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。
 
其一、它是人类有始以来,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。
 
其二、它是酷吏政治中,第一部由酷吏所写,赤裸裸的施恶告白。
 
其三、它是文明史上,第一部集邪恶智慧之大成的诡计全书。
 
其四、它第一次揭示了奸臣何以比忠臣过得更好的奥秘权谋厚黑。
 
据史载,整人专家周兴临死之际,看过《罗织经》﹐自叹弗如,甘愿受死;一代人杰宰相狄仁杰阅罢《罗织经》,冷汗迭出,却不敢喊冤;雄才女皇武则天面对《罗织经》,叹道:“如此机心,朕未必过也。”遂生杀机。难怪柏杨在《中国人史纲》中颇具讽刺意味的写道:“南周王朝在历史上出现短短十六年,对人类文化最大的贡献是一部《罗织经》。”
 
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奸人的“智慧”不可忽视。他们害人无数,一方面源于他们心狠手辣、无耻之极;另一方面,奸人的心机和手段实不乏·“高明”。正直善良的人们如果小看了他们,难免会吃亏上当、遭其暗算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揭穿奸人的害人把戏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使人们洞悉其奸,勿受其害。正所谓,防天花需种牛痘;只有了解邪恶,才能战胜邪恶。

在新旧唐书和《唐会要·酷吏》等典籍中,均提到“共为罗织,以陷良善。又造《罗织经》一卷,其意旨皆网罗前人,织成反状。”但《罗织经》已佚千年,无人得见。
 
两年前,编者有幸从日本朋友东木先生手中获唐朝人万国俊手抄《罗织经》一卷,可惜已磨损残缺,有些字迹模糊不清。阅后深为其中权谋之术所震惊,于是决意将其收集整理,以诏示后人。两年来,编者查阅了大量古籍资料,求教过诸多唐史专家,经过潜心研究,查证补遗,终于使其恢复原貌。
 
在编译过程中,才真正感受到《罗织经》那不同寻常的意味,正如柏杨在《中国人史纲》中评述的那样:“他所著《罗织经》一书,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。”
 
在点校整理的过程中,编者感到有如下几点值得今人深思:
 
1、封建专制社会中,上至皇族下至平民百姓人人都是受害者?就连手执生杀予夺之权的周兴、来俊臣也不能例外?唯一的结论是,一个坏的制度可以让好人变坏;反之,则一个坏人的为祸程度大大减弱。正所谓:“非人之过也,实乃情势使然”。
 
2、任何历代君主都渴望忠臣却小人充斥路野?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忠臣虽为世人景仰而小人却过得好些。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,对待奸人恶行,采取驼鸟政策是不行的。只有充分地展示它,了解它,才能最终战胜它。因噎废食的结果只能是邪行恶举大行其道。
 
由于编者学识水平和鉴别能力有限,拙作瑕疵必多,请读者见谅。
 
马树全 注译
 
2003年2月于北京燕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