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者,人莫离也。

【原文】
 
权者,人莫离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权力,是人们不可以缺少的。
 
【解读】
 
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,是封建时代人们所追求的人生目标。特别是那些贫寒之士,更把获取权力,跻身仕途,做为摆脱贫穷、赢得富贵的一条捷径。至于官场中人,他们的权力欲从来就没有满足的时候。自始至终,他们都在为捞取更大的权力和保住现有的权力之间苦苦挣扎。不可否认,权力带给人们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,只能身处下贱,任人欺凌。封建社会里,权力可以颠倒黑白,为所欲为,享尽富贵。在当权者眼里,没有比权力更好的东西了。失去了它,便是失去了一切,直至性命不保;抓住了它,就抓住了自己的命根子。实际上,一个手握权力的人,才最能让人产生畏惧。
 
【事典】
 
李斯的感悟
 
李斯未发迹时,只是家乡上蔡县衙门里的小小官吏。他职小位卑,受尽了屈辱,无奈为了生计,他只好隐忍下来,这才没有挂冠而去。
 
闲暇之时,他常和朋友大发牢骚,有一次他感概地说:“有权无权,真是不同啊,像我这样的小吏,受人差使,无人尊重,穷困潦倒,何时能有出头之日呢?”
 
李斯的朋友也诉苦说:
 
“生而为人,若是无权无势,真是枉为人了。你我今生,恐怕只能这样了,难倒这就是命吗?”
 
李斯心中凄苦,自是消极度日。
 
一曰,李斯去茅厕,见厕中老鼠,长得又瘦又小,吃着脏东西,见有人来,惊逃而散。他又在仓库中见到了老鼠,令他惊奇的是,这里的老鼠与他先前见到的迥然不同:个个膘肥体胖,十分地精神,见他到来,也不害怕,从容而走。李斯视之良久,忽有所悟:
 
“仓库里的老鼠,以满仓的粮食为食,以高大的库房为窝,食之无忧,风雨不淋,难怪和厕中的老鼠不同了。人何尝不如此呢?看来人的好与坏,并不是人有什么不同,而全在人所处的地位有贵贱之别呀!”
 
他自此反省自己,深怪自己不求上进,却天天陷在与事无补的发牢骚上,于是毅然下了决心。辞去小官,去拜大思想家荀子为师,学习帝王之术。
 
荀子对李斯考究一番,又向他说;
 
“你虽官小,在别人眼里也是值得艳羡的,你就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吗?”
 
李斯回答说:
 
“做人要做人上人,做鼠须做仓中鼠。”
 
他解释了一番,荀子听过不禁哈哈一笑,连道:
 
“你聪明过人,悟性极高,他日必成大器。”
 
听到荀子的夸奖,李斯受到了极大鼓舞,他又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想法:
 
“我以为,人的一生,最大的耻辱莫过于卑贱,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贫穷。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无权所造成的。权力对于每个人,都有脱胎换骨的功效,大丈夫当以弄权为要。”
 
荀子听之默然。一待李斯离去,他便悄声对身边人说:
 
“李斯聪明绝顶,当是我门下最出众的弟子了。只可惜他愤世太切,嗜权太深,拙于掩饰自己,到头来只怕难得善终啊。”
 
后来,李斯奋发振作,果然当了秦国的丞相,极盛之时,他家的门庭车子逾千,百官趋之若鹜。正如荀子所言,他贪恋权位过了头,又过于张扬,最终遭到赵高的陷害,父子双双被腰斩于市,不得善终而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