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之非易,守之尤艰。

【原文】
 
取之非易,守之尤艰。
 
【翻译】
 
获取权力不容易,保住权力更加艰难。
 
【解读】
 
权力的获得向来是充满竞争和血腥的,为了夺取权力,无数人死于非命,甚至骨肉相残。在封建年代,它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和人生价值的最重的砝码,而能触及权柄的人又少之又少,由此看来,此中的胜利者真是实属不易了。同样,保住权力不失,也是一个重大的难题。手握权柄的人,总是众矢之的,人人想取而代之。何况掌权者身在明处,人在暗处,他的对手又往往为四面八方之人,任何人都要防范,任何事都不可掉以轻心,稍有不慎,就会酿成大祸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保住权力的确比获取权力更难了:它对人的要求更高、更全面、更深化,而这一切都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。
 
【事典】
 
韩信的不足
 
韩信是刘邦手下的大将,他的军事造诣实在高明,攻必取,战必胜,为汉朝的建立立有大功。这样一位盖世英雄,最后竟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,究其原因,刘邦“兔死狗烹”固是其一,他的保权之术缺乏当是其二了。
 
韩信经萧何力荐,被刘邦登台拜将后,他多出奇计,身经百战,屡受甘苦,又不惜冒犯刘邦,逼迫他封王,这才达到了为人臣者的权力巅峰。可以说,他获取权力,全凭真才实学,血战沙场,是来之不易的。对到手的权力,如何保住,如何立于不败,这方面的政治斗争水平,韩信就显得差多了。他始终对刘邦心存幻想,自恃功高,总以为刘邦不能对他下手,丝毫不加防范。更让韩信显得幼稚的是,他对刘邦凡事直言快语。不知忌讳,没有君臣的分寸。以至有一次刘邦问他自己能带多少兵时,韩信只说刘邦能带10万而已,而他自己却是多多益善之类的话来,令刘邦大为不快,平添了对他的猜忌之心。
 
对韩信这些致命的缺点,他的好友蒯通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一次两人相对,蒯通便低声对韩信说:
 
“将军九死一生,方有今日之权柄,将军可愿一日尽弃吗?”
 
韩信一愣,忙道:“你何出此言?”
 
蒯通接着长叹一声,哀声说:
 
“将军行事无忌,不思保全权位,如此我真为将军担忧啊。我看主公对你已有猜忌之意,长此以往,大祸不远了。”
 
韩信闻言即笑,随口道:
 
“主公何事疑我?我从来不觉,你何能得之?将兵之能,非我莫属,主公纵是心有不悦,也是离不开我的。”
 
蒯通听此更忧,干脆直抒心意,大胆地劝说他脱离刘邦,拥兵自立。
 
韩信无动于衷,反而责备他说:
 
“我做事无愧于心,主公岂能对我不义?正因权力难得,我才不会干出你所说的冒险事来。此言再不可提,否则莫怪我无情。”
 
他不自省,毫无改意,刘邦对他的猜忌更深了。一待刘邦正式称帝,他便迫不及待地拿韩信开刀,把他由齐王降为淮阴侯。到了此时,韩信又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,他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情绪,逢人便说自己的委屈,他还拒绝跟随刘邦出征讨伐谋反的陈豨。吕后借此为由,把他骗进宫中,诬他谋反,不容分说,就命人将他推出处死,可怜他一代人杰,竟这样断送了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