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天用事,名之顺也。自绝于天,敌之罪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假天用事,名之顺也。自绝于天,敌之罪也。
 
【翻译】
 
借用天意行事,名义上才适合正道。逆天而行,自作自受,这是敌人的罪名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名不正而言不顺。凡事若是没有一个正当的名义,就失去了号召力,阻力也会加大。对夺权来说,找一个正当的名义,似乎显得更为重要。因为权力向来是人所向往的,封建意识的熏陶,人们常常把权力神秘化,归结为天意。中国几千年来的君权神授思想,也深入人心,自觉不自觉地用来观照人与事。这就促使和启发了那些夺权者,挖空心思把自己假扮成老天的代言人,用以欺蒙世人,聚众起事。同时,把敌人安上逆天大罪,自已夺权之举便可名正言顺,无所顾忌了。这是夺权的高明策略,也是一种成功的舆论宣传形式,对夺权的成败至关重要,决不可忽视。
 
【事典】
 
武则天的智计
 
唐高宗死后,皇后武则天大权独揽,儿子只是一个挂名的皇帝,她要当真正的皇帝,有一次便试探着问众大臣:
 
“皇帝当以才智为第一,上应天命,下顺民心,不知以后帝位当属何人?”
 
众大臣眉头紧皱。他们明知这是武则天心犹不足,可让一个女人当皇帝,这是从古到今从未有过的事。他们虽然畏惧武则天,却也不肯附和,便假装湖涂地答道:
 
“我朝天威,代代不绝,自是李氏子孙了。”
 
武则天旁敲侧击,一再提醒他们,无奈他们就是无人响应。
 
武则天见此,只好暂时压下了马上称帝之心。即使如此,还有不少大臣劝他把政权交给皇帝,李勤之孙敬业更是不惜举兵造反,要诛杀她这个篡大唐江山的女人。
 
武则天的心腹劝武则天不必多此一举,让众大臣首肯,径可立即称帝。武则天沉思多时,还是摇头说:
 
“我经营多年,朝中上下尽在我的掌握之中,若要称帝,一言即可。我担心的是如此一来,人心不服,民心不稳,只怕我这个皇位也做不安稳啊。何况世人的观念循规守旧,人心向唐,以我为篡,这个局面不改变,我又怎能成就大事昵?”
 
她考虑再三,决定假借天命,为自己造势。她命自己的侄子武承嗣派人凿一石碑,上刻“圣母临人,永昌帝业”八个大字,字迹涂红,扔到洛水里。她又暗使雍州人唐同泰入水取出,大肆宣扬,而后亲献朝廷。
 
此事非同小可,人们皆以为奇,奔走相告。武则天更是连称天意。亲率文武百官亲祀南郊,祭天告谢。她为此大做文章,极尽渲染,不仅称此石为天授圣母,改洛水为永昌水,封唐同泰为游击将军,还举行了声势浩大,礼仪繁复的拜洛受瑞仪式。一时之间,在人们的眼里,让武则天当皇帝已是上天的安排了。
 
武则天犹觉不足,又密使高僧法明杜撰了大云经四卷。经中谎称武则天乃弥勒佛的化身,以她代唐,理应如此。她传命诸州官吏,百姓阅读此书,并专门建寺珍藏,焚香供拜。
 
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武则天不失时机地又让侍御史傅游艺,率领关中百姓近千人,来到朝廷上表,恳情她顺应天意,称帝为君。武则天假意不肯,却是立即提升了傅游艺的官职。于是人人效仿傅游艺,纷纷上表,接连恳求,反是惟恐武则天拒绝。武则天见火候已到,时机成熟,遂于公元690元年登基为帝,完成了她毕生的心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