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惟忠,庸则自从。

【原文】
 
盛世惟忠,庸则自从。
 
【翻译】
 
大治时期只使用忠于自己的人,平庸无才的人最易掌握和归顺。
 
【解读】
 
和平时期的官吏,对于才能上的要求降底了,这个时候,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掌权者的忠心和顺从。时势的变移,掌权者渐渐认识到平庸的人,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真本事,所以只能依附上司,表现得最为听话,应是对他们权位最没有威胁的人了。相反,有才者清高气傲,不好驾驭不说,和他们在一起,只能显出自己的缺处和无才。是此缘故,他们采取了“武大郎开店,高人莫来”的用人方略,一切以忠顺为要,而不计其能力的高底。这种现象虽令有识之士大感不平,常使英雄无用武之地;而掌权者却置若罔闻,乐此不辍。
 
【事典】
 
李林甫的选择
 
李林甫身为宰相,握有实权,他独断专行,十分霸道,和他对抗的人,都被他排挤陷害。至于有才能的人,既使向他示好,他也一概不用,用他的话说,有才能的人不会甘居人下,长了自然要向他挑战,他怎么能引狼入室呢?
 
他握有选择同僚的大权,为此他特别慎重,所择的人选必须经他亲自考察,确认为无才无德,对他忠顺不二的人,方可入选。
 
陈希烈被人推荐,李林甫考察他时,问他说:
 
“你有何才学,来担当如此重任呢?”
 
陈希烈是一个胆小怕事,又好迎合巴结的小人,他的回答是;
 
“如今太平盛世,有大人一人的才学就足够了,下官又怎敢有何才学呢?一切唯大人为尊,下官尽在奉命行事而己。”
 
李林甫暗中满意,嘴上却说:
 
“既为重臣,当为皇上效忠,我的意见如有偏失之处,你也不要有所顾忌才是。”
 
陈希烈嘴上应承,实际上却是十分的知趣。他被李林甫选中后,对李林甫惟命是从,从不提半个不字。李林甫也乐于让他应付别人,凡事不仅不和他商议,只在决定后才派一个小官将文件交到陈希烈的手上。陈希烈对文件内容从来是看也不看,更别说挑毛病了,他只对送文件的小官问一句话:
 
“我在哪里签字画押呢?”
 
他如此听话,李林甫自然大权独揽,高枕无忧,有人多次告发陈希烈的错误,李林甫总是为他辩护,极力偏袒。有人不解地问李林甫说:
 
“陈希烈不学无术,尸位素餐,又与大人非亲非故,大人何以对他那么好呢?”
 
李林甫只笑不答。
 
更为离谱的是,一个大字不识的武夫朱仙客也被李林甫招至麾下,朱仙客全无机心,只对李林甫感恩戴德,凡有政务要事,他便只说一句:
 
“按李大人说的办!”
 
李林甫尽选如此之人,他固权的目地自然轻而易举地达到了。这些人说是李林甫的同僚,实际上不如说是李林甫的奴仆,有这样的手下,李林甫专权目久,至死无人撼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