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可易,实必争;名实悖之,权之丧矣。

【原文】
 
名可易,实必争;名实悖之,权之丧矣。
 
【翻译】
 
名称可以改变,实权必须力争;名称和实权完全相反,权力就丧失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名和实的关系,在权力的角逐中,是相辅相承的。有名无实和有实无名,都是不正常的现象。特殊情况下,人们总是乐意采取务实态度,宁可虚名不要,也要抓住实权不放。实权才是权力的真正内涵,抓住了它,就是抓住了权力的本质,这就是人们为此力争的原因所在。历史上常有名实相反的大人物,他们名义上是权力的象征,尊崇显要,只因没有实权,为人架空,权力自不属于他了。这些人的命运大多不妙,从反面印证了权力的真谛:权力是实实在在的,在这方面有名无实,只能自受其害,反受其辱。
 
【事典】
 
司马德文的遭遇
 
东晋未期的大将刘裕,专权害国,他先是派人把白痴皇帝司马德宗勒死,又把其弟司马德文扶上皇位,以为傀儡。
 
司马德文起初拒不当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帝,他曾愤愤地对王妃说:
 
“刘裕狼子野心,他早有篡位之心,只是自觉时机尚未成熟,才让我挂个虚名,愚弄天下。我是不会让他这个阴谋得逞的。”
 
王妃深知刘裕的势力遍布朝野,如果夫君不顺其意,势必遭他毒手,于是她劝司马德文说:
 
“刘裕实权在握,王爷怎可和他抗衡呢?为了我们皇族上下,王爷只能勉为其难。若不如此,只怕祸患马上就来了。”
 
司马德文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当了刘裕手中的玩偶。他整天提心吊胆,不知那天被刘裕杀掉,为此他天天在宫中诵经拜佛,祈求神佛保他平安。
 
司马德文当了一年的皇帝,有如囚犯,不能出宫半步。此时刘裕派大臣傅亮前来逼宫,让他禅位给刘裕。
 
傅亮本想司马德文势必有一点争辩和抗议,万不想司马德文却是如释重负地说:
 
“我早有此意,你何不早点说呢?”
 
他痛快地答应了禅位的要求,以原来零陵王的身份,又搬回了王府居住。
 
刘裕轻而易举夺取了政权。可他还是高兴不起来,傅亮猜出了他的心事,便直对刘裕说:
 
“皇上可为司马德文而烦心吗”
 
刘裕心中一惊,只不作声。
 
傅亮见刘裕默认,更大胆地进言道:
 
“司马德文正当壮年,今虽无名无实,却也难保其心不死,为人利用。皇上何不除此隐患,以保皇权万年呢?”
 
刘裕决心已定,逐派士兵翻墙进入司马德文的王府,用被蒙住了他的脑袋。司马德文就这样被活活憋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