嗜权逾命者,莫敢不为;权之弗让也,其术乃极。

【原文】
 
嗜权逾命者,莫敢不为;权之弗让也,其术乃极。
 
【翻译】
 
酷好权力超过他性命的人,是没有什么不敢做的;权力没有主动让给别人的,所以争夺它的方法无所不用。
 
【解读】
 
权力场上的悲喜剧,多与置身其中的当事者的个性和追求有关。一个视权如粪土的高洁志士,避之惟恐不及,又怎会身受其祸呢?与之相反,那些苦苦追求权力的人,为了达到目的,真是没有什么事他们不敢干的。对权力的热衷和偏执,会让人性情大变,铤而走险。同样,权力让人着迷,要求掌权者主动放弃权力,主动交权,这也是不可能的事。既使为此拼个鱼死网破,他们也在所不惜。这就使夺权者和掌权者都被刺激起来,各呈其能,费尽心机,于是所有的阴损毒招便纷纷出笼了,令人眼花缭乱,不寒而栗。
 
【事典】
 
萧鸾父子的杀人术
 
南北朝时,南齐帝国的第三任皇帝萧昭业,几次想杀萧鸾,结果都在犹疑不决时被人劝阻。494年,侥幸活命的萧鸾发动政变,杀掉萧昭业,立萧昭的弟弟萧昭文为帝。四个月后,他又杀掉萧昭文,自立为君。
 
萧鸾是南齐开国皇帝萧道成哥哥的儿子,他的皇族血统用当时的宗法制度衡量,是没有资格继承帝位的,何况他连杀二帝,更增加了人们对他的质疑和反对。
 
萧鸾为了巩固自己的皇权,对皇室子孙屠杀殆尽。他杀人的方法十特别,每逢杀人的前夜,他都要焚香祷告,痛哭失声,谁也不知道他胡说些什么。第二天大规模的屠杀一定准时上演。更绝的是,有一次他先杀了十个亲王,后才命人告发那十个亲王谋反,要求处以极刑。他装作对此毫不知情的样子,不但不予批准处死,还声色俱厉严加斥责告发之人,为那已死的十个亲王开脱。于是主管刑狱的大臣开始出场,坚持以法严办。几个回合下来,萧鸾才表现得虚心纳谏,但仍不情愿地宣布将他们处死。
 
萧鸾死后,他的十六岁的儿子萧宝卷继位为帝。他牢记父皇常向他提及的萧昭业对自己不杀犹疑的教训,更记住了父皇告诚他杀人“动作要快,不要落到人后”的经验之谈。小小年纪的他视杀人如儿戏,每次出宫,逢人便杀,孕妇也不放过。对于朝中大臣,他杀机一起,即刻动手,事先绝无任何迹象可寻。二年之内竟接连激起四次大的兵变。最后一次兵变都城被围,城中守军起来响应,他被砍下头颅,得到应有的惩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