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禄为羁,去其实害;赏以虚名,收其本心。

【原文】
 
利禄为羁,去其实害;赏以虚名,收其本心。
 
【翻译】
 
用钱财爵禄来拘束他们,以消除他们可能造成的实际危害;用虚假的名位来赏赐他们,以收买他们的人心。
 
【解读】
 
俗话说,“升官发财”,升官和发财是紧密相联的,封建时代,千里作官只为钱,人们如果得不到优厚的薪俸,充足的物质利益,谁还愿意为当权者出力卖命呢?当权者在满足这些人的物欲要求的同时,也惯于使用精神奖励的手段,用所谓的“封号”、“爵位”来激励人们效忠立功。其实,当权者所使用的这些手段,还有更深的用意和目的。赏以利禄,使其家资丰盈,无忧无虑,他们便会有了顾虑,只想保住家业,传诸子孙,对当权者就不会怀有二心了。赐以虚名,使其有头有脸,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,他们便会心满意足,不再求进,对当权者就不构成威胁了。反正付出的一切都来自民脂民膏,当权者何乐而不为呢?
 
【事典】
 
宋太祖的“富官”政策
 
宋太祖赵匡胤得取江山之后,为保皇权不失,可谓手段用尽,敢作敢为。他厚遇大臣,优待官吏,使其人人富有,历朝历代都无人可及。
 
当初,在议定官吏的薪俸时,宋太祖便开宗明义地说:“国家设置官吏,无非是让他们尽心为朝廷办事,心无杂念,为此我不能亏待他们。只要有利皇权,多给予他们一点钱财,让其甘于其位,不生异志,又有什么损失呢?”
 
据此,宋朝官吏的待遇便定得远逾前朝,薪俸高得惊人。宰相每月薪俸30万钱,在外地任节度使的月薪是40万钱,官位最低的县令,月薪也有3万钱。按当时的粮价计算,宰相一月薪俸可买大米15万斤,县令的可买15000斤。除了这些月薪,还有“职钱”,即岗位津贴,比宰相低三级的御吏大夫,每月职钱就有六万之多,这些都是现金收入,可见薪俸之高了。
 
这还不算,禄米也由国家供应。宰相每月100石,当时每石300斤。即3000斤。节度使150石,县令40石。
 
除此之外,穿的东西也不用自己操心,仍由朝廷发送。宰相每年春冬两季,各给绫20匹,绢30匹,其他官员按品位高低逐渐递减。
 
赏赐至此还没算完,每月的生活用品,茶酒厨料,柴薪炭盐,牲口饲料、米面肉菜,仍由朝廷包下供应,不用花自己的分文。
 
现金和实物之外,另有“职田”赏给。分给官员的土地,最高的每人为40顷。
 
对官员随从的衣食钱粮,朝廷也大包大揽,予以报销。按规定,宰相可配备随员70名,节度使100人,其他官员也有定数。
 
以上这些却是按制度应有的正常收入,至于临时性的赏赐,数额往往更是可观。大臣若是出京镇守边关,一次赏银便是一万两,每年还另增发钱一千万。
 
特别让官员安心的是,既使官员被临时革职、停职、或年迈退休,朝廷仍付给他们半薪;他们的子孙还可以顶替退休官员的职位。至于名位封爵,朝廷也是不吝赐给,甚至连官员的亲属,也会沾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