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不谋臣,下或不治;下不谋上,其身难晋;臣不谋僚,敌者勿去。

【原文】
 
上不谋臣,下或不治;下不谋上,其身难晋;臣不谋僚,敌者勿去。
 
【译者】
 
君主不用计谋统御臣子,下属有的就无法治理;下属不用计谋对君主,他们自身的官职就难以晋升;官员不用计谋对付同僚,他的敌人不能铲除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中人要应对各种复杂的关系,而要处理好这些关系,没有计谋的筹划是不行的。这固是因为官场不同于其他领域,可以明刀明枪直来直去、简单行事,也是因为官场凶险,官场中人又多有智慧。一但有失,不仅祸事立招,且是难以翻身,无法挽回,在此谨慎和小心,实属必要。君主对臣子,如果君主一味恃权驭使,不讲谋略,不用方法,臣子虽不敢公开反抗,其办事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就会大打折扣,他们对君主的忠心程度也就有了分别。臣子对君主,人人都惟恐在取悦君主上落于人后,这方面有高下之分,优劣之别,自是需要谋划和心计了;否则就难以突出出来,赢得君主的赏识,得以升迁。同僚之间,官场中人互视为对手,不把对方压倒,自己也就显现不出来了;于此若是谋划得当,方略对头,事情就会好办得多,效果也最为显著。
 
【事典】
 
宋太祖联姻
 
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,当上皇帝之后,天下并不太平。当时的宋朝有许多故人,环伺周围。西有蜀国,南有南汉,东南面有南唐、越国,北面有北汉,契丹人也窥视中原,虎视眈眈。一次宋太祖和大臣议事,宋太祖说:
 
“大敌不去,我寝食难安,你们可有安邦灭敌之策?”大臣们各抒已见,宋太祖却都不满意,他说:
 
“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安邦灭敌,还得靠精兵猛将。精兵易得,猛将难求,而忠于自己主子的猛将就更难得了,这才是最最要紧之处。”
 
宋太祖有此想法,便极力对手下臣子多加拉拢。他想了很多主意和办法,以便让臣子心存感激,死心塌地地为他效力卖命。
 
高怀德在陈桥兵变中立有大功,他又统领大军,能征善战。宋太祖对他十分看重,便想进一步和他拉近关系,促其心无杂念,死命杀敌。他为此把高怀德召进宫中,嘉勉一番。后说:
 
“将军劳苦功高,若有所求,我无不应允,将军可有话说?”
 
“皇上加恩于我,已然足矣。臣只想尽忠报国,别无所求。”
 
高怀德走后,宋太祖怅怅不乐,他对自己的妃子说:
 
“高怀德别无所求,这才最是让我担心之处啊,我左思右想,真不知该如何赏赐他了,故而心烦。”
 
宋太祖的妃子说:
 
“可惜他不是皇亲,要不还能让皇上这么费心吗?”
 
一句话提醒了宋太祖。他顿觉释怀,击掌道:
 
“你说的不错,若是成了一家人,我还用担心他吗?不过此事也不为难,我这就派人给他作媒。”
 
宋太祖有一妹妹,曾经嫁给朱福德为妻,后因朱福德早死,她便年轻守寡。宋太祖想到了妹妹,决意把她嫁给高怀德为妻,如此高怀德身为妹婿,自是一家人了。
 
宋太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杜太后,杜太后却说:
 
“身为女人,最讲贞操节烈,你让公主再嫁,一则损其声誉,二则伤及皇上威名,此事实不可行。”
 
宋太祖耐心解释了初衷,最后说:
 
“皇上巩固,臣子尽忠,我也不能不多想办法啊。为了大事,何必拘于小节呢?此事未必对皇妹不好,还请太后以天下为重,准予办理。”
 
杜太后最终被说服,宋太祖的妹妹又不反对,宋太祖逐派赵普和窦仪为媒,向高怀德提亲。高怀德受此恩宠,满心欢喜,一口答应,宋太祖于是命太史择定吉日,为其二人完婚。婚后第二天,宋太祖就命高怀德带兵讨敌;高怀德非但无有怨言,却是激情万丈地欣然而去。奋斗杀敌,不畏艰辛,为宋太祖立下了许多功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