料敌以远,须谋于今;去贼以尽,其谋无忌。

【原文】
 
料敌以远,须谋于今;去贼以尽,其谋无忌。
 
【翻译】
 
预料敌人能达到远处,必须要在今天谋划;铲除贼人要达到全歼,他的谋划就不能有所忌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为了达到目的,谋划向来是讲究不择手段、立足长远、早作准备的;没有了这些,谋划就失去了功效,反而会弄巧成拙,作茧自缚。事情总是在朦胧的时候,有智慧的人便能预见它的发展趋势和结局,从而采取相应的对策和谋略,这才显得特别宝贵和高明;也才真正为人所不觉,克敌制胜。否则,事到临头,仓促应变,纵是再好的计策,也只能减少损失,难以周全。同样,要想尽善尽美,收取全功,人们并不在乎手段的卑劣和方法的恶毒,只要行之有效,尽可拿来一试。这是人们的功利心作怪,也是“胜者王侯败者贼”的严酷事实,所催生出的绝情之举和无奈之果。
 
【事典】
 
姚崇的遗策
 
大唐名相姚崇将死之时,把他的诸子叫到床前,对他们说:
 
“我和张说素来不和,互以为敌。张说现虽不在京城,在外为官,我死之后,他必受重用,执掌大权。张说恨我入骨,到时报复起来只怕要连累你们了。”
 
姚崇的儿子们哭着道:
 
“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,父亲就不要多虑了。我们纵是千辛万苦,也决无怨言,请父亲安心。”
 
姚崇喘息着说:
 
“面对祸患,你们不思用智谋划,却要顺其自然,这那是智者所为呢?我有一计,可消此灾,你等务须谨记,不得有违。”
 
儿子们屏住呼吸,姚崇又说:
 
“你们要在我灵座之前,放上珍玩宝器,张说吊奠之时,若对此视而不见,就可知他无法疏通,必须报复,你们必须马
 
上逃到乡下,以避灾祸;如果张说贪恋宝物,把玩不止,则可知他见利忘恨,尽可收买。于是你们便说我有遗命,求他写一篇碑铭,以那些宝物为谢。切记,你们请他要速速写就,还要马上刻在石上,速呈皇上过目。一切都在一个“快”字上,否则,张说有悔,不但前功尽弃,尔等也大祸临头,无可逃避了。”
 
姚崇死后,他的儿子们遍发讣告。刚好张说有事入京,听闻此讯,便乘机到姚家祭奠。一见宝物,张说爱不释手,连连叹道:
 
“这么好的东西,可惜姚大人无法带走,倒教我睹物思人了。”
 
姚崇的儿子赶紧上前,按照父亲生前所嘱,开口道:
 
“大人乃当代奇才,文满天下。我父早有嘱托,他的碑文请大人写就,他方心安。若大人应允,这些宝物权当致谢。”
 
张说一听喜出望外,来不及多想,便马上答应。他回到寓所即写碑文,刚刚写好姚家就把宝物送上门来,张说交出碑文,收下宝物,心中的狂喜自不待言。
 
姚家收到碑文,一见张说所写满是歌功颂德之词,遂连夜雇人刻写。他们又速将文稿呈献玄宗皇帝,请其御览。玄宗对文稿的文采和褒美之词大加赞赏,说:
 
“姚崇之贤,此文之美,可谓名至实归、相映成趣了。”
 
听到玄宗的夸奖,张说勿有所悟:自己与姚崇有仇,如今写文说他的好话,以后就报复不了他的家人了。否则就是自相矛盾,皇上也会怪他表里不一。他急忙派人向姚家讨取原稿,姚家便说文稿皇上已然看过认可,石碑也已刻成。张说顿足后悔不迭,方知中了姚崇的圈套。以后张说果然又获重用,返回朝廷,他虽有心报复姚家子弟,无奈他写的碑文已传遍天下,为求和碑文口径一致,他不仅不能加罪于姚家子弟,还不得不违心地对他们加以提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