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谋上以术,术有穷者以力。

【原文】
 
下谋上以术,术有穷者以力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下属依靠权术谋划君主,权术穷尽的时候就凭借实力。
 
【解读】
 
权术作为一种政治手腕,是官场中人必须掌握和运用的,否则就难以立足、生存,发展和升迁更是无以谈起。对下属而言,由于君主的权威和喜怒无常,也由于争宠献媚的人为数众多和各出奇计,权术不仅显得重要,而且只有深通此道者才能超群拔众,赢得君主的欢心,得到重用。当然,权术也有穷尽的时候,或是权术被人识破,君主不赏,如此一来,聪明的人便会另辟蹊径,在增强自身实力上多下功夫。有了实力这个依托,当权者为了自身考虑便会多了许多顾忌;有实力的人恃此也能增加自己说话的份量,让当权者不得不做出让步或倚重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张良的主意
 
刘邦称帝后,立他和吕后所生的儿子刘盈为太子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见刘盈性格柔弱,便心有不喜了。他和戚夫人所生的儿子刘如意,聪颖乖巧,很像年少时的刘邦;再加上戚夫人日益得宠,她又每每恳求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,于是刘邦就有了废立太子的打算。
 
一次,刘邦召集群臣,讨论废太子的事,他说:
 
“刘盈软弱,将来恐怕难当大任。赵王如意甚得我心,假以时日,必成大器。”
 
群臣深知此事关系非常,一一时不知如何应对,四下无声。御史大夫周昌心中有气,暗怪刘邦受戚夫人怂恿,他忍耐不住,首先开口道:
 
“太子废立,关乎国体,皇上怎会如此轻率呢?太子无罪而废,理有不该,人有不服,此事绝不可行!”
 
周昌言罢,群臣这才纷纷劝谏刘邦,反对废掉刘盈的太子之位。刘邦见无人赞成,一时只好免议此事,却想日后再谋求他法。
 
眼见儿子的地位岌岌可危,吕后万分着急,十分惧怕。她为此和刘邦大吵大闹,又试着用其他方法劝刘邦回心转意,无奈刘邦心系如意,吕后的所有努力都不见成效。
 
万般无奈,吕后找到张良,请他出面劝说刘邦。张良拒绝了,他说:
 
“我已隐退在家,自是不能过问政事,何况皇上态度有变,己非一日,我又怎能劝得了皇上呢?”
 
吕后见张良不肯,失望已极,她哭着对张良说:
 
“戚夫人恃宠而骄,倘若如意又当上太子,我们母子就凶多吉少了。盈儿是你的学生,你真的忍心不救吗?”
 
张良长叹一声,后道:
 
“我不便出面,皇后请恕老臣之罪,此事并非无解,我就出个主意吧。”
 
吕后顿时喜上眉梢,她自知张良足智多谋,他若有心相帮,此事就大有转机。张良让吕后的哥哥吕释之出面,请“商山四皓”扶保太子,他为此强调说:
 
“商山四皓,乃世外高人,皇上曾请他们出山,他们都婉言谢绝了,皇上对他们十分尊敬,若有他们替太子说话,太子的地位就无人撼动。”
 
吕后依计便行,当刘邦又要决定废太子之时,陶山四暗“出现在刘邦的面前。刘邦见他们不请自来,又惊又喜,不料“商山四皓”却对刘邦说:
 
“皇上向来轻视士大夫,先前我们才违命不至。如今太子仁孝,威名远播,我们愿扶保太子。”
 
刘邦心中惊讶,自度刘盈羽翼已然干满,个可社优」。他曰一打消了废太子之念,刘盈的地位终得以保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