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谋以智,智无及者以害。

【原文】
 
臣谋以智,智无及者以害。
 
【翻译】
 
臣子用智计谋划同僚,智计达不到的时候就用伤害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场同僚之间的争斗,向来是残酷和激烈的。这不仅因为同僚之间存在着利害关系,此消彼长,也因为在君主面前,同僚为了争宠,常常是以贬损、打击别人手段借以为高自己,凸显已能。同时,君主为了驾驭群臣,也故意制造群臣不知,互相攻击,从而分而制之,让他们不能形成合力,便于君主的统治。有此诸多原因,同僚之间各逞其能,谋划争斗便是难免的了。用智计害人于无形,固是妙法,可若此术不通,赤膊上阵,直接加以伤害,就是许多人的最后选择。这虽不是好的办法,却是善使计谋者难以想象和疏于防范的,不可等闲视之。
 
【事典】
 
被逼自杀的韩非
 
韩非和李斯同是荀子的学生,韩非口吃,短于游说,而李斯却口若悬河,辩才超群。荀子曾考究二人的才学,对他们说;
 
“李斯才露于外,韩非才藏于内,将来官位显贵者非李斯莫属了。”
 
“李斯十分得意。私下,荀子却独对韩非出语说:
 
“得我真学者,只有你了。论智论计,李斯绝不是你的对手,我不公开赞扬你,只是怕他对你心存忌恨,日后对你不利。”
 
荀子劝韩非以后不要和李斯共事,韩非似信非信,含糊地答应下来。
 
李斯后来到秦国游说,以其出众的辩才为秦王赢政常识,官至丞相。赢政一天偶读韩非的《孤愤》一文,击节叫好;为了得到韩非,赢政不惜用重兵攻打韩国,索取韩非。
 
韩非无奈来秦之后,李斯颇为紧张。他怕赢政重用韩非,于是他以同学身份私下对韩非说:
 
“秦王赏识于你,这只是表面现象,他只不过想借此让韩国失去一个人才罢了。我们乃同门好友,自不会见死不救;倘若你不愿留此,我可安排让你速速逃走。”
 
韩非至此方信老师之言无差。他识破了李斯的诡计,故作慨慷道:
 
“我来秦国,非为秦王所请,乃为救韩应急。秦王大兵加韩,我岂能惜死害国?你的好意,我实在不敢受。”
 
“李斯只想用计将韩非逼走,无奈韩非智高一筹,始终不上他的圈套,李斯把心一横,索性要把他直接加害,于是他面见赢政说:
 
“韩非是韩国的公子,他心在韩国,对大王敢怒而不敢言,他怎会真心为大王效力呢?他确罕见的大才,可这样的人若是为韩国所用,对秦国就是莫大的祸患了。与其养虎为患,不如马上将他杀了。”
 
羸政一时被说动了,遂下令将朝非打入死囚。朝非不明所以,求李斯代言求见赢了政,李斯嘴上答应,暗中却招来他的心腹手下,向他征询说:
 
“韩非虽被打入死囚牢,我怕大王有悔,故而迟疑难断。你可有上上之策吗?”
 
那人早知李斯心中所忌,为了投其所好,他小声道:
 
“大人手握大权,自可把韩非斩杀。此事既使皇上知晓,因他有令在先,也怪不得大人擅杀无辜。”
 
李斯于是给韩非送去毒酒,逼令他自杀。朝非举杯哀叹说:
 
“先师之言,今日果然应验了。似你这无耻小人,无计可施,便害我致死,却是非君子所能测度的了。”
 
韩非死后,嬴政果然心有悔,命人将他释放,可是已然晚了。面对韩非已死的事实,赢政怅然若失,却无法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