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贵密焉,不密祸己;行贵速焉,缓则人先。

【原文】
 
事贵密焉,不密祸己;行贵速焉,缓则人先。
 
【翻译】
 
事情贵在保守秘密,不能保守秘密,就祸及自身;行动贵在迅速快捷,缓慢拖拉就让别人占了先机。
 
【解读】
 
谋划的功效,常以出奇制胜、攻其不备、迅雷不及掩耳等实际操作,才能真正体现出来。再好的谋划,如果做不到这一点,就会失去效能,达不到谋划的目的。谋划如果让人得知,对手自会对症下药,如此反被敌制,受害的只能是自己。行动不快,事情就有变化的可能;对手若是抢在前面,人们的谋划就会都被打乱,同时也陷于被动。这是运用谋划的戒律,也是谋划成功的首要前提。
 
【事典】
 
刘歆政变的失败
 
王莽建立新朝后,十分器重在朝为官的经学大家刘歆。王莽酷好古礼,刘歆就依据“古文”经中的著名典籍《周礼》,设计了许多仿古制的大典,建造了众多有《周礼》依据的祭祀场所。王莽论动行赏,封他为红休侯。王莽改制造成混乱,天下一时义军四起,新朝飘飘欲坠。如此形势,朝中大臣个个自危,都在寻求自己的退路。大司马董忠一次亲至刘歆府上,闲谈之时,董忠说:
 
“我朝之乱,祸自一切好古,不合时宜,大人不认有罪吗?”
 
刘歆不料董忠当面指责,只道:
 
“皇上有命,谁敢不从?大人如此无礼,恕在下不能奉陪了。”
 
刘歆下了逐客令,却见董忠自不为怪,又说:
 
“大人涉世太深,如若皇上将此罪尽推在大人身上,大人岂不祸在旦夕?大人就不思量自保之策吗?”
 
刘歆心动,忙问其计。董忠见刘歆动问,这才道出真意,他低声说:
 
“大人学问高深,见识自此常人为高。眼下我朝大势已去,我们何不起事诛逆,一可自保,二可再建王朝,永享富贵。”
 
刘歆为董忠公开造反的言语震惊了,他吓得脸色苍白,许久说不出话来。董忠极力劝说之下,刘歆渐渐脸色平和下来,最后他说:
 
“大人信任于我,我自不会告之他人,请大人放心。不过此事不宜草率,时下也不是时机,且待以后再议吧。”
 
刘歆没有马上和董忠联手,董忠也暂将此事放下。不久,刘歆的两个儿子因受甄丰和王莽抗争的牵连,一起被杀;刘歆痛定思痛,遂和董忠谋划政变事宜。董忠和他商议之后,告戒刘歆说:
 
“你为人善良,此事万不可泄啊。你书生气太浓,不能随便相信别人;一但事情决定下来,我们便马上动手,到时你不要借故推辞才好。”
 
刘歆满口应下,私下里却是不分对象,到处拉人入伙。有几次事情都计划好了,刘歆却临阵退缩,临时取消了行动。董忠对此十分担心,他和刘歆大吵了一架,刘歆却说:
 
“我们力量不足,自要多找援手;准备不周,焉能贸然动手?我读书无数,这一点自比你善于策划,请你相信我好了。”
 
刘歆的盲目自信和他的那番举动,不仅让他过于乐观,而且终使消息走漏,丧失了行事的最好时机。王莽抢先下手,将刘歆和董忠等人一网打尽,刘歆自杀而死,董忠等人亦被——杀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