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功反罪,弥消其根;其言设缪,益增人厌。

【原文】
 
其功反罪,弥消其根;其言设缪,益增人厌。
 
【翻译】
 
把人的功劳反而说成是罪过,这最能消除他的根本;设定一个荒谬的说法诬指是他说的,这最能增加人们的厌恶。
 
【解读】
 
谋划的水平高低、手段高下,其产生的作用和实际效果是大相径庭的。从根本入手,让人人喊打,这无异是谋划者所追求的理想境界。它不仅打掉了对手,也让对手遗臭万年,却能显出自己的正确和无私,这样的好事谁会拒绝呢?把功劳说成罪过,把荒谬加诸彼身,这并不是一件特别难办的事,重要的是要有此心机和主攻方向。在封建专制时代,在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的小人眼中,这一切极易发生,做也简单;而在正直之士看来,此举不但丧尽天良、无耻之极,却最能致人于难堪和不辩,当是最令人恐惧与憎恨的事。
 
【事典】
 
薛道衡的罪名
 
隋朝的薛道衡是文帝的老臣,在文坛享有盛名。隋炀帝登基后,他嫉妒薛道衡的才华,又不喜欢他的直言进谏,便有心将他除掉。
 
一日,隋炀帝心情郁闷,偏偏又读了薛道衡近日所写的诗文,他见其文彩华美,意境深邃,感叹之下,对他更忌恨了。他愠怒之下,随口问服侍他的宦官,说:
 
“薛道衡那个老匹夫恃才自傲,却无太大的罪名,我该如何惩治他呢?”
 
那个宦官在隋炀帝身边日久,向被其视为亲信,他见隋炀帝有了杀机,便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
 
“皇上有心治他的罪,何不从其才上下手?如此他恃无所恃,何愁出师无名呢?”
 
隋炀帝听过即笑,连道:
 
“不错,这样他就死得难看,也解了我的心头恨。”
 
过了不长时间,隋炀帝收到薛道衡献上的《高祖文皇帝颂》一文,内容歌颂隋文帝的文治武功,文笔也极尽优美华丽,隋炀帝看视良久,忽然发出一声奸笑,他召来薛道衡,当面问他说:
 
“你赞颂先帝,无所不至,真是难为你了。你这般用心,可是为何?”
 
薛道衡见隋炀帝一脸和气,面带笑容,便朗声说:
 
“微臣久侍先帝,思念已极,借此抒怀,亦让天下人追思。”
 
隋炀帝默不作声,他环视众臣,许久才出言道:薛道衡这番美意,你们以为如何呢?”
 
众臣见隋炀帝脸有怪异之色,不明所以。出于常理,他们自度薛道衡赞颂文帝无错,当是大功一件,于是纷纷表态说:
 
“薛大人怀念先帝,心存至孝至仁,皇上当以嘉勉。”
 
隋炀帝越听越是眉头紧拧,他突然喝一声,拍案而起,厉声道:
 
“你们只见其表,不察其奸,还为此贼美言,可是统统和我为敌不成?他极力赞美前朝,分明是居心险恶,暗指我当朝失政,昏庸无能!”
 
此言骇人听闻,众臣听之无不惊呆,不敢想象。薛道衡呆立当场,好久才愣过神来,连呼冤枉。
 
隋炀帝又怒指薛道衡,斥责道:
 
“有人报我你早对当朝不满,说什么皇上无德,难堪大任;更荒谬的还是你竟说皇帝之位,当以贤者居之。你如此恶毒,我真不知你是何心肠!”
 
隋炀帝所言,全是他信口编造,如今加在了薛道衡的身上,众臣一听就怒不可遏,同声痛斥。隋炀帝见薛道衡狼狈不堪,群声责骂之状,心中狂喜,在无一人反对之下,隋炀帝判其有罪,交司法部门审理。如此罪名,自是死罪无疑了,隋炀帝遂明正言顺地下令赐薛道衡自尽。薛道衡拒不认罪,犹自辩不己,最后终被勒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