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之不辍,不亦无敌乎?

【原文】
 
行之不辍,不亦无敌乎?
 
【翻译】
 
谋划行为不停止,不是没有敌手了吗?
 
【解读】
 
历来的成大事者都是十分重视谋划和善于谋划的。他们不会为一时智谋成功而自得,也不会为暂时的智计失败而自弃。惟其如此,他们才会脱颖而出,成为最后的胜利者。反观失败者,谋划方面的不足和失误始终是他们失败的重要原因,他们或是自负狂妄,恃强斗狠;或是没有远见,贪图小利;或是智不如人,谋人不成,反被人算。如此种种,从反面警醒人们,谋划不是可有可无的,也不是简单行事就能奏效的。它是双刃剑,运用得当﹑智计高超、久能为之,便是战胜敌人的法宝;用之有偏,策略平庸、有始无终,就会把胜利拱手让人,自吞苦果。
 
【事典】
 
老谋深算的徐阶
 
明朝奸相严嵩当政20多年,很多忠臣都被他害死,朝中官员升迁贬谪,全凭贿赂多少而定,正义之士深恨严嵩,一时却无计可施。
 
徐阶身为重臣之一,忧心如焚,他见形势对严嵩有利。便采取韬光养晦之计,故意不问政事,却和严嵩交往颇密。
 
一次,徐阶和严嵩闲谈,说到朝中大臣反对严嵩的人时,严嵩恨恨地对徐阶说:
 
“我为朝廷尽力,为皇上分忧,不想那帮小人不识大体,背地里还说三道四,太可恶了,我想重重地惩罚他们。”
 
徐阶深知严嵩狠毒,若是朝臣有骨气都被他贬逐,那么以后更无板倒他的希望了。他念及此节,便故作惊讶地说:
 
“大人受此冤枉,我除阶第一个不能和他们善罢干休。不过按理说朝中当无这种不识时务之辈,大人可知他们为谁吗?”
 
严嵩一一说出名姓,徐阶倒吸口凉气,表面上却犹豫起来,故作哀声。严嵩动问之下,徐阶便说:
 
“他们实在该死,可若将他们一一治罪,也不是上上之策啊。一来皇上恐有疑虑,二来把这些人一下揪出,也显得大人为政无方,御人有失,这对大人的清誉十分有害。”
 
严嵩听之在理,便问他有何良策,徐阶这才故作低声说:“我可替大人出面,对他们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如若他们不改弦更张,归附大人,到时再治他们之罪不迟。若是他们投靠了大人,大人不仅去了强敌,更增添了大人的势力,如此一举两得,岂不最好?”
 
严嵩称善,徐阶于是分别拜访和严嵩作对的大臣们,对他们说:
 
“严嵩现在如日中天,皇上又沉迷道事,与其打虎不成,反受其害,何若暂时忍耐,以待他日?你们为国为己,都该保此名位,留下性命,否则来日和严嵩对决,朝廷又依靠谁呢?”
 
那些大臣听从了徐阶的劝告,佯装依附严嵩,且上门请罪。严嵩大悦,对徐阶信任有加,以为知己。徐阶丝毫没有放松戒备,他为了进一步和严嵩拉上关系,彻底打消他的猜忌,意不惜把他的长子之女,嫁于严嵩之子严世蕃的儿子为妻。
 
嘉靖四十年冬月,嘉靖皇帝居住的西苑永寿宫被火烧毁,在议论皇上该暂住何处时,严嵩向嘉靖皇帝提议应暂住南宫。徐阶这会见有机可乘,便私下对嘉靖皇帝说:
 
“南宫乃先皇英宗被景帝囚禁之地,这是大不吉利的所在。严嵩明知此节,却偏偏出此主意,可见他居心叵测,实不敢想象了。从前多位大臣都曾上谏弹劾他,我还不敢相信,如今看来,他不仅下压百官,更是大不敬陷害皇上,此贼不除,还有天理了吗?”
 
嘉靖皇帝被触到痛处,也下了决心。为了彻底根除严嵩,徐阶又利用嘉靖皇帝迷信道教的特点,伪造乩语,表明罢黜严嵩是神仙玉帝的旨意。这样一来,嘉靖皇帝对严嵩再无半点顾惜,马上传令将严嵩罢官:其子严世蕃也被斩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