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下背德,祸必兴焉。

【原文】
 
上下背德,祸必兴焉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上司和下属的心意不一致,祸事便由此产生了。
 
【解读】
 
考察古今,王朝兴替,社会动荡,无不是从上下离心开始的。上下一心,是做好一切事情的首要前提,这不仅要求为上者反躬自省,礼贤下士,虚心纳谏,也要求为下者修身隐忍,不计毁誉,凡事以大局为重,维护上下一致的局面。如果上下各为其利,毫无谦让之心;上下各为其名,毫无改过之实,事情发展下去,便一发不可收拾,上下俱损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 
【事典】
 
何曾的警觉
 
晋王朝创立之初,宰相何曾一次从朝上回来,忧心忡忡。他的儿子不明其故,上前询问,何曾便对他说:
 
“国家初创,本该上下用心,朝气蓬勃。可是我所见到的,却是人人以清淡为能,御前会议上大臣们也不谈国家大事,惟恐一言不慎,惹祸上身,如此下去,还有幸免的吗?这不是个好兆头,只怕你们还可免祸,孙儿辈就注定要遭难了。”
 
司马氏当权,始自曹魏的权臣司马懿父子。他们为了一己之私,对忠于皇帝或被疑心忠于皇帝的士大夫,格杀勿论,手段极其残忍。甚至曹魏的第四任皇帝曹髦,也被他们杀死。如此形势之下,士大夫们发明了一种避祸方法,那就是不谈国事,言词完全脱离现实,也不涉及任何事物,号为“清谈”。
 
晋王朝建立后,清谈风气仍是不改,它造成的直接恶果便是人人以不干正事为荣,以致行政官员不问政事,将领不问军事,人不尽其职,职不守其责。人们百般谋求享受之外,再无崇高的理想了。
 
何曾的警觉是难能可贵的,可他的儿子却不以为然,他说:
 
“父亲大人真是多虑了。现在人人都是这样,你又何必操此闲心呢?再说,江山是皇上的,皇上尚且不思改变如此局面,父亲大人又能有多大能力呢?至于以后的事,谁又可以预见得到呢?”
 
何曾长叹一声,又道:
 
“危险来临之前,总有它的征兆。危机显现之始,总有它的迹象。眼下的局面,是维持不了多长时日的。”
 
事实验证了何曾的判断无误,不久,八王之乱便爆发了,晋王朝很快走向了衰落。三一七年,晋王朝皇帝司马邺被前赵帝国俘虏,西晋灭亡。司马邺的堂叔司马睿在建康称帝,建立了东晋,偏居一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