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所予,自可取,生死于人,安能逆乎?

【原文】
 
上所予,自可取,生死于人,安能逆乎?
 
【翻译】
 
上司能给你什么,自然能拿回什么,生死都控于人手,怎么能违背他们呢?
 
【解读】
 
封建专制时代,权力是上司所赋予的,上司的喜怒哀乐直接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,这一点,是每一个为官者所必须认清的事实。由此观看官场上的人物,他们的所作所为无不是以此为金科玉律,不敢稍有逾越。不然,你的下场便可悲了。事实上,小心伺奉上司都未必能赢得上司的欢心,更何况违背他呢?在极权时代,这实是官场中人的最大禁忌。
 
【事典】
 
霍光家族的败亡
 
汉朝的霍光长期专权,他安排家人亲属在朝为官,人数众多,皆居高位。一时,霍氏家族权倾朝野,不可一世。
 
霍光死后,儿子霍禹继任大将军、大司马,侄孙霍山为丞相,外孙女上官氏为皇太后,小女儿霍成君为皇后。如此势力,似乎比霍光生前有过之而无不及,霍氏家族更觉得有恃无恐,行事愈加张狂了许多。
 
霍光的妻子霍显更为霸道。她为了女儿将来有了儿子能当上太子,竟指使女儿去毒害汉宣帝和别的妃子所生的太子。此事虽然没有得逞,却可见她的胆大妄为了。
 
有趣的是,早在霍光在世之时,茂陵人徐生就曾就霍氏家族的命运做出过必亡的预言。当时徐生的密友难以置信,徐生就解释说:
 
“一个人若是忘乎所以,就会迷失方向,本末倒置。为人臣子的权力再大,若是不知收敛,感谢皇恩,就会忘本招怨,人人侧目。霍光不知避让,家族中人个个为官,皇上自会不满猜忌。霍氏家族骄横不法,势必群情激愤,待时而击。如此上有怨怒,下有积恨,他们又行大逆不道之事,又怎能安然无事呢?”
 
事情的发展果如徐生所料。霍光死后不久,反对他的大臣便开始发难了。御史大夫魏相第一个站了出来,弹劾霍氏的劣迹。汉宣帝重用魏相为丞相,采取了一系列削夺霍氏权势的措施。先是剥夺了霍禹审批奏书的权力,又将握有兵权的霍氏中人调出朝延。
 
汉宣帝这般动作,霍氏家族自知大祸将至。情急之下,他们不思谢罪,却是有了谋反之心,于是密谋杀掉魏相等人,废掉汉宣帝,立霍禹为帝。
 
阴谋很快就败露了,霍氏一门成了阶下囚。霍禹被腰斩,霍显被暴尸街头,皇后霍成君被废黜,后自杀身亡。雄霸汉室前后达六十年的霍氏家族,一夜之间,便烟消云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