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以智者善窥上意,愚者固持己见,福祸相异,咸于此耳。

【原文】
 
是以智者善窥上意,愚者固持己见,福祸相异,咸于此耳。
 
【翻译】
 
因此有智慧的人擅长暗中猜度上司的心意,愚蠢的人只坚持自己的见解,他们福祸不同,都是源自这个原因。
 
【解读】
 
官运亨通之人,多是能揣摩出上司心意的心理大师。他们善于观察,从上司的一举一动中,能准确无误地判断出上司的内心想法,进而抢先一步为上司分忧。如此善解人意,相信没有几个上司会不喜欢他的,与之相反,官运不顺者,大多不会体察上情,人们又往往自恃聪明,喜欢自作主张,如此一来,说话办事就难合上司的意思,甚至会招致上司的厌恶,其结果是祸非福,便是很自然的事了。
 
【事典】
 
代代红的裴矩
 
裴矩是官场上有名的不倒翁。他一生侍奉过兆齐、隋文帝﹑隋炀帝,宇文化及、窦建德、唐高祖、唐太宗,历经三个王朝,七个主子,最难得的是,他竟在他们手下都很得势,倍受宠信。
 
此中奥秘,说来无他,乃是裴矩深通揣摩之术所致。在隋炀帝手下时,他察言观色,掌握了隋炀帝好大喜功,贪图享乐的本质,于是他对症下药,千方百计鼓动他开边扩土,发动战争,为此他还自告奋勇,深入西域诸国考察,写成一本《西域图记》献给隋炀帝。此举果然令隋炀帝大为高兴,不但重赏于他,还每天相召,询问西域状况,升他做了黄门侍郎,全权负责西北地区和西域各国的事务。
 
隋炀帝到西北巡视之时,裴矩煞费苦心地说服西域各国的酋长,盛装相迎,极尽奢华。有人不解,说:
 
“此举花费甚巨,皇上要是怪罪下来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”
 
裴矩胸有成竹,他说:
 
“皇上素喜排场,讲究威严,如果我们吝于金钱,无有威仪,皇上就会感到有失天子体面,他这个心思我们若不能体察,皇上才会真的降罪呢。”
 
果然,隋炀帝到时,一见各国酋长佩朱戴玉,拜谒道旁;当地百姓浓装艳抹,人群如潮,登时龙颜大悦,喜不自胜。他嘉许裴矩办事得力,升他做了银青光禄大夫。
 
裴矩又奏请隋炀帝将各种杂技玩耍艺人,全都召到东都洛阳,让西域各国酋长、使节观看;还建议在洛阳街头设蓬建帐,盛排酒宴,让外国人白吃白喝。隋炀帝问他此举有何用处时,裴矩竟道;
 
“天朝大国,皇上威名,不如此显不出天国富庶,不如此人莫感我皇圣德。”
 
如此荒唐之举,正好合了隋炀帝极好虚名之心,他连声赞好,叹道:
 
“你处处留心,皆合朕意,真乃忠臣也。”
 
隋炀帝赐钱四十万,又赏他多种宝物。
 
后来,裴矩在唐太宗手下为官时,又针对唐太宗痛恨贪脏受贿,善于纳谏的心理,及时调整了迎奉之法。一次,唐太宗派人故意给人送礼行贿,掌管门禁的一个小官收受了贿礼,太宗要将他正法,裴矩却故作义正辞严地加以阻止,大声为其辩解道:
 
“陛下引诱在先,陷人以罪,与礼不合。臣以为万万不可,只怕此例一开,治贪无功,却损陛下的英明。再说,收取一点小贿,便要治人于死,也是罚之过重,于法有违。”
 
正当人们为裴矩的大胆之言而捏把汗时,却不知裴矩早已料事在先了。果不其然,唐太宗不仅接受了他的意见,还大大夸奖了他一番,将裴矩举为群臣学习的榜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