臣强则死,念妄则亡。

【原文】
 
臣强则死,念妄则亡。
 
【翻译】
 
臣子权势过大会招致死祸,想法荒谬会导致灭亡。
 
【解读】
 
自古强臣的下场多是凄惨的。如果据此简单的说高官显位都是害人的,也会失之片面。其实,人的因素才是第一位的,一个人的位置变了,地位高了,最易产生骄狂之心,凡事没有了小心谨慎,问题便会油然而生。身处高位的人面对的诱惑是最诱人的,意志薄弱的人往往会因一念之差,从而走上看似美妙的死路。这就要求为人下者不仅要时时自爱,更要刻刻自省、自律,万不可因一时的得意而放纵胡为,方可高枕无忧。
 
【事典】
 
谨小慎微的张安世
 
西汉显贵最久的家族,非张安世莫属。终西汉一朝,张氏家族屹立不倒,成为历史上一个鲜有的特例。
 
张安世本是著名酷吏张汤的儿子,张汤死后,汉武帝怜其遭人暗算,便对张安世着意提拔,加恩眷顾。他历仕三朝,深得皇上信任,虽是朝廷重臣,却从不敢骄狂自恃,反是如临深渊,凡事无不小心谨慎。
 
他的儿子认为他怯懦,张安世便开导他说:
 
“你的爷爷太刚则死,许多权臣又因野心太大而亡,这个教训不能不吸取了。我如此行事,则为我,二则也为你们后代着想啊。如果身居高位,便意得志满,骄奢淫逸,四处张扬,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日后你自然知道我这样做的好处了。”
 
他确是一个有心之人,凡事都用尽心机,既使有的做得看似没有必要,他也考虑再三,不敢疏忽。每当和皇上商量国政作出决定之后,他必称病不朝,掩人耳目。一待政令颁布之后,他还故作不知地派人去丞相府探问详情。如此一来,当真瞒过了群臣,没有人知道他参与决策的事。
 
霍光死后,有人奏请皇上让他接任大将军之职。他得知此事,不喜反忧,向汉宣帝极力推辞。汉宣帝不准,他便勉强接受,却从不以大将军自居,为人处事倒比从前更加谦恭了。
 
有人向汉宣帝报告说:
 
“张安世辱没大将军的威名,实不堪任。有此卑微的大将军,当是我朝的耻辱。”
 
汉宣帝痛斥了那人,正声道:
 
“张安世掌大权而不揽势,居高位而不显扬,何人能及?如此大贤大德之人,朕最是放心,实是我朝的大幸。”
 
张安世身兼选贤拔能的大权,这本是能给他带来利益的肥差,可他却从不让被提拔的人知道是他荐举的结果。有人闻得风声向他送礼致谢时,他也拒不受礼,坚不承认此事。以至常有人误会他尸位素餐,不任其事。
 
张安世对家人的要求尤其严格。儿子为光禄勋,他认为父子俱为显贵,不宜同朝为官,便请求将儿子调离京城。他的侄子张彭祖曾和汉宣帝一起读书,他的哥哥张贺对汉宣帝又有救命养育之功,张贺死后,汉宣帝追封他为恩德侯。张彭祖被封阳都侯,孙子张霸被封关内侯。对此,张安世多次谢绝,反复陈情,辞退不掉时,他便只受其名,将俸禄上交国库。
 
更为难得的是,张安世生活俭朴,夫人竟是亲自纺织,家中仆人耕种土地,自给自足。他总是教育儿孙要戒除骄气,不可恃势凌人,如有犯者,他必亲自动手,予以严惩。
 
如此经营,苦心孤诣,张安世富贵久长,祸事不招,自不能说是幸运的缘故了。